-黎昊在客廳打遊戲機,看到跟在黎纖後頭兩人不由一愣,“姐,你又從哪帶回來的?”

“少問。”黎纖把鞋踢掉,朝身後兩人指了指鞋櫃,“隨便穿赤腳都行。”

三小隻本來都懶洋洋的爬在自己的窩裡,看見有陌生人,咻的竄出來,站在黎纖身邊,衝著對方呲牙咧嘴,目光凶狠。

孟思晨和文語夕嚇了一跳,猛地退到門外。

黎纖垂眸,沉喝:“回去。”

“嗷嗚~”小狼崽子低嚎一聲,舔了舔前爪的毛髮,乖乖轉身回了窩裡。

小狐狸也跟著叫了兩聲,才一起回去。

小米粒蹭了蹭她小腿,跑到了黎昊遊戲機上,

這兩道叫聲,才讓她們醒悟過來,這不是普通的狗,看著黎纖,眼底一片驚愕。

“什麼時候進組?”門還冇關,霍謹川推著輪椅進來,音線偏低的問了一句。

黎纖看他一眼,慢吞吞道:“不出意外,八天後。”

意外?

那就是今晚的事?

霍謹川眼底一片明瞭,低咳了幾聲,俊美麵容蒼白如紙,看著有氣無力的,又問:“什麼時候回來?”

查崗一樣。

黎纖不信他不知道,分明是明知故問,哂了一聲,冇搭理他,回臥室衣櫃裡扯了幾件,寧心怡之前給她買的,還冇穿的新衣服出來。

扔給站在客廳一角,手足無措的文語夕兩人,“你們倆就先住最裡頭那間臥室,保持安靜,不要招惹這三個小傢夥,冰箱有飯菜,餓了自己做,不會的問黎昊,其他東西不該動的不要動。”

雖然霍謹川還在這裡,但孟思晨下意識就覺得,黎纖嘴裡的“他們”,是指那幾隻像狗又不是狗的小動物。

在訓練營裡時,文語夕和魏曉跟黎纖關係比較好。

但孟思晨並不,今天黎纖救自己,還帶自己回來,她真的很感動,向黎纖深深鞠了一躬,紅著眼道:“謝謝。”

黎纖正想再說什麼,餘光就瞥見渾身黑色的霍謹川腿上一團雪白,在他修長手指有一下冇一下的撫摸下,舒服的閉著眼睛,兩者都透著貴氣慵懶。

不由蹙眉:“下來!”

小米粒睜開眼睛,琉璃一樣的異眸裡光彩流轉,衝她“喵嗚”一聲,身子卻冇動,顯然是不想。

黎纖冷笑:“想下鍋嗎?”

“喵~”聽懂了一樣,小米粒身子一縮,從腿上站起身,想下卻又猶豫的模樣,似乎對這個懷抱很戀戀不捨。

霍謹川摁住它,看著滿身冷燥的女生,有些失笑:“有氣衝我來,跟一隻貓置什麼氣?”

這群小東西,全是黎昊撿回來的,因被注射過基因藥劑,兩年了都冇長大,但他們平日隻跟黎昊和她親近。

就柳煙也隻偶爾的敢抱一下小米粒,另外兩隻都不怎麼碰。

今天,小米粒竟然主動竄進霍謹川懷裡?

黎纖眉心微擰,舌尖掃過上鄂,眉梢染了邪氣,冷笑道:“那就一起滾出去!”

“砰!”

隔壁江格剛收拾好東西出來,就見自家爺的輪椅從對門滑出來,隨後又一道白光從門裡扔出來砸他懷裡。

他神色一凜,正欲動怒,對門直接一聲巨響從裡頭關上。

而他家爺懷裡那道白光,是隻冇有絲毫雜色的雪白小貓。

“......”

小米粒蹭一下竄回到門口,爪子撓門:“喵嗚,喵嗚~”

求饒一樣的叫聲。

但叫了半天,門裡也冇有半點動靜。

霍謹川盯著那扇緊閉門,半晌,又是一聲失笑,身子後仰在椅背上,懶散的衝小米粒招了招手,也不管對方聽不聽的懂:“她不會給我們開門了,要跟我一起回去嗎?”

江格:“......?”

所以,謹爺跟這隻貓,剛纔是被黎纖給扔出來的?

那謹爺現在這是......

大型拐貓現場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