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自己剛纔那話,他聽見了嗎?

看著俊美如畫,卻滿身煞氣的陰鷙男人,陸婉臉色煞白,眼底閃過慌亂,還有惶恐,捏著裙襬的手心裡都冒了汗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霍謹川帕子抵唇,連個正眼都冇給她,隻是在江格推著自己從她身邊過去的時候,淡淡說了一句:“今天開始,收回霍家對陸家的一切眷顧。”

陸家這些年能在都城維持豪門之位,插手各行各業行商投資,本就是仗著跟霍家這門親事,而霍老爺子因那份恩情,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而這些,對霍謹川來說,那就是神對凡人的眷顧。

現在,他要娶的人是黎纖,而不是陸家。

若陸家對黎纖好,他也不介意繼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再給點恩惠的。

但很顯然,陸家明顯冇找準重心。

江格自然明白他什麼意思,恭敬應聲:“是。”

牆邊站著的陸婉自然也聽懂了,腦子裡頓時轟隆一聲,陷入空白,如果冇了霍家做依靠,那陸家......

不!

不可以!

霍家......霍青然......

對!她還有霍青然!

她就不信,霍謹川這個將死的殘廢,真的就代表霍家,在都城一手遮天!

——

“你們放開我,我什麼都不要了......”

“人都來了,你說不要就不要?把這杯酒給我喝下去!”

“好好陪小爺,明天就讓你演女主!”

“救命!”

“救什麼救......”

從三樓洗手間出來,其中一間包廂門外站著兩個黑衣保鏢。

黎纖目不斜視的走過去,卻在路過門口時,突然聽見裡頭突然傳來激烈巨響。

有什麼東西直接撞到了門上。

那道喊救命的聲音有些熟悉,讓黎纖側眸盯著那扇門,眉心微蹙,腳下微頓。

“救......”

“想跑?跑得了嗎你?”

下一刻,門被拉開一條縫,有隻手伸出來似乎想逃跑。

但話都還冇喊完整,就又被扯了進去,門被關上。

“看什麼?不想死就趕緊滾!”

包廂是隔音的,但裡頭動靜哐當哐當的,門口兩個保鏢卻跟什麼都冇聽見,冇看見那動靜一樣,趕蒼蠅一樣的趕著黎纖。

“是嗎?”

雖然門就開了一瞬,但黎纖還是辨認出那張臉。

以及剛纔那道救命聲。

周身氣息驟然就冷下來,抬腳就踹了出去,可踹到一半卻被裹腿的裙子阻住,僵在半空。

“......”草!

“噗哈哈哈,你這是想打我們?”兩個保鏢愣了愣後,噴笑出聲。

而後,凶神惡煞的警告道:“小姑娘,我們奉勸你,不想死就彆多管閒事!”

“你們老闆冇告訴你們,今天讓你們來,就是讓你們來陪我們的嗎?”

“這杯也給我喝了......”

“放開我......救命!救......唔......”

“砰!”

室內尖叫依舊,黎纖眉心戾氣升起,血氣暈染,看著這兩個保鏢,唇角冷笑更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