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仙丹?”似乎有些熟悉,霍謹川微怔:“什麼樣的仙丹?”

宋時樾眉心微皺:“國醫局前幾天弄到一顆,藥檢結果還冇出來。你應該也想到了黎纖前不久賣給你那顆,名字一樣,但是不是真的一樣,說不了。”

“叮!”

霍謹川手機螢幕亮起,顯示對方收了他的轉賬。

對方名字叫動物園園長。

並附加訊息:[謝謝老闆!火柴人.jpg]

霍謹川眼底些許波動,骨骼修長的手打了幾個字:[什麼時候進組?]

動物園園長:[我?哦,你是在問我姐吧?她明天就進。]

霍謹川微怔,眉心微蹙:[你......黎昊?]

動物園園長:[是呀是呀!貼膜算命哪家強,西大橋下找黎昊!]

霍謹川指尖一僵。

所以,黎纖給他掃的微信......是黎昊的?

動物園園長:[歡迎老闆下次再來!]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早該猜到,她那性格也不會起個這種名字。

他舔了下後槽牙,眼底閃過暗芒,摁滅手機,沉聲吩咐宋時樾:“去查仙丹的來源。”

——

次日一早。

寧心怡開車來接黎纖,上車後,先塞給了她一個用紅線穿起來的小桃木劍:“昨天找大師開過光的,避開小人斬邪祟!”

黎纖扯了扯嘴角,有些嫌棄,卻還是收下,兩三下穿在粉白色的手機殼上,弄成了個吊墜。

黎纖小時候的演技就很靈動,雖然過去了這麼多年,但黎纖之前當群演都很入戲,如今她的演技寧心怡並不擔心。

就是怕哪個不長眼的,再來招惹她,尤其那個陸婉!

萬一惹怒這位祖宗,那黑料又得漫天飛,星然承受不住啊!

一路上,寧心怡都在叮囑:“姑奶奶,咱進了組後就認真拍戲,能忍則忍,厚積薄發,就全靠這次了!”

黎纖“啊”了一聲,卻怎麼聽都敷衍。

——

《燃燒的青春》裡,穀眉這個角色,是個身價百億的女總裁,跟女主謝蓉是幼時玩伴,後來分離卻一直冇斷聯絡的閨蜜,性格獨立強勢又霸道,無條件的支援女主創業。

整個劇裡,雖然戲份不多,卻貫穿全劇,相比較來說是點睛之筆。

出場晚,所以最晚進組。

片場裡不管群演還是工作人員,今天看到黎纖全都閉嘴不言。

因為昨天那幾個罵黎纖的人,在晚上真的全都收到了律師函!

“纖纖,”秦鯉迎上來,很是愧疚:“前兩天的事情,我......”

黎纖被劇組開除,她去質問,可胳膊扭不過大腿,就算她是三金影後,也惹不起霍家。她的一舉一動,都帶著整個背後公司的生死存亡,她真的儘力了!

“冇什麼。”黎纖渾不在意,淡笑著問:“今天拍什麼戲?”

秦鯉一怔:“你冇看劇本嗎。”

黎纖慢吞吞道:“我冇有劇本。”

“你冇拿到劇本?”聽到她這話,還冇走的寧心怡聲音突然拔高。

黎纖睨了她一眼:“昨天不是你接洽的嗎?”

寧心怡沉默了兩秒後,臉驟然黑了,堂堂一經紀人爆出一句:“靠!”

秦鯉有些愕然:“你們怎麼都冇問嗎?”

因為要背台詞找感覺什麼的,在定下角色後,他們的劇本都是提前一兩個月給的,黎纖演的角色就算晚進組,中間又出了些事,劇本應該也已經給了的啊!

寧心怡臉色難看:“我昨天問了,負責人說把劇本直接給你,昨天晚上我忙著和律師打律師函,就忘了問你!”

她以為給了黎纖,黎纖以為在她這裡!

但黎纖現在馬上要拍第一場戲,卻說連劇本都冇拿到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