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神盟跟第五州有舊怨,能給神盟添麻煩的他們就絕對不會冷眼旁觀,劫貨這種事都是家常便飯了,但第五州也不是吃素的,他們成功的次數寥寥可數。

髮絲劃過眉骨,黎纖眼梢微眯,[以低市場兩倍的價格掛出去。]

顧渠:[OK。]

——

次日。

一早,寧心怡就來了榕宮。

看黎纖還在慢悠悠吃早飯,提醒她,“約了今天去試鏡。”

黎纖“哦”了一聲,讓黎昊留下家裡,自己揹著包,口罩帽子一戴,就穿著運動鞋出了門。

對門隨後打開。

第不知多少次的“偶遇”。

黎纖麵無表情的走進電梯。

寧心怡含蓄的向霍謹川點了下頭。

輪椅剛要進電梯,突然被一隻腳給踩住,阻攔在外。

霍謹川抬眸,瞳孔如破碎的琥珀,斂著灰濛濛的病氣,眉宇黑氣繚繞,薄唇泛青,“咳咳......”他抵唇咳嗽,看起來比之前更虛弱了,“這屬於公共區域。”

黎纖掃了眼他身後,一向廢話連篇,見到她就叭叭不停的秦錚,現在嘴巴繃的賊緊,還不自覺的後退。

江格護在霍謹川旁邊。

一聲曬笑,黎纖腳上用力,輪椅向後滑去,收回腿的同時,電梯門緩緩合上,隔絕那道深邃的視線。

就這連和平共處都不能,那要是黎纖知道星然現在的幕後老闆是霍謹川,那還不得把星然一把火給燒了?

寧心怡看的心底發虛,覺得,以後得少讓黎纖回公司。

她乾咳一聲,從包裡掏出手機,小聲交代,“你的微博大號密碼被我改了,免得你再語出驚人!之後我幫你營業!順便把你這段時間吸的粉鞏固一下!”

黎纖淡淡:“哦。”

最起碼她拍戲的時候,全身心投入,還是很敬業的。

寧心怡也不指望她聽進去這些,趁她在前邊走,在後邊又拿著手機對她拍了幾張,又向她伸出手,“手機給我一下。”

黎纖把機遞給她,桃木劍吊墜還在上邊。

寧心怡給她弄著賬號密碼:“咱現在雖然還是十八線,但也算出圈,成了公眾人物,言行舉止都要注意,我給你註冊了個小號,以後上網衝浪就用這個。”

黎纖懶散的應著。

——

[您的小寶貝@黎纖發微博了。]

霍謹川剛進電梯,手機螢幕就亮起,彈出一條訊息。

雖然他的名字,被黎纖整個在微博平台禁掉,但並不妨礙他用彆的名字出現關注。

這個東西,是前幾天,讓秦錚給他弄的,還把黎纖設置了個特彆關注,所有訊息都會第一時間傳輸給他。

點進去,帖子內容隻有兩個字。

[麵試ing~]

配著兩張圖。

第一張,是黎纖在陽台上,身穿黑色的絲絨吊帶,腰肢纖細,整個魅惑眾生。

手邊放著罐啤酒,罐身被模糊掉看不到名字。

第二張,是黑色的休閒衛衣,牛仔褲搭白色運動鞋,單肩挎著個黑色雙肩包,鴨舌帽下長髮披散。

單半張側臉,就足以可見其傾國絕色,冷冷清清的,帶著些仙氣。

這是今天的打扮。

每一張都冇有P圖痕跡。

但人依舊是比照片漂亮的多!

評論裡,粉絲們老婆老公仙女的嗷嗷亂叫。

“絕絕絕絕!挖絕機已經開始工作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