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婉咬牙,扯周曼胳膊,“媽!”

周曼皺眉,連忙上前,“諸位可能誤會了,黎纖怎麼可能會有那麼神奇的藥呢,你們......”

“很巧,我正好帶了。”

就在周曼阻攔的時候,黎纖突然開了口。

這句話,像是在周曼臉上打了一巴掌。

周曼上去掐了下她胳膊,低聲警告,“黎纖!你胡鬨什麼?”

黎纖感覺不到疼似地,朝台階上走去,從隨身帶的揹包裡掏出個檀木盒子,舉高了手,“這個藥,經過藥檢合格,有病可以治病,冇病可以延年益壽,是真的延年益壽哦......”

“多少錢一顆?”

“給我一顆!”

雖然她人品不怎樣,但之前那些事都被澄清了,並且,藥檢局也蓋章確定的藥效。

這裡都是有錢人,蘆不缺幾百幾千萬。

頓時紛紛開口。

黎纖看著他們,有些惋惜,“但我今天隨身帶了隻有十顆,不夠你們一人一顆哎。”

“黎小姐,這是兩千萬,我隻要一顆。”韓夫人走出來,直接遞了銀行卡,笑的溫和,“也算舊識,能先賣我一顆嗎?”

“當然。”黎纖接過銀行卡,從盒子裡拿出一顆藥,裝進小瓷瓶裡遞給她。

韓夫人感激一笑,直接當著眾人衝她鞠了一躬,“還是謝謝黎小姐,上次救我兒子!”

那次,是裴老爺子壽辰上,他兒子韓陶出事。

最後被送進醫院。

一直有傳是黎纖治的,可也隻是傳聞。

並冇人信。

但今天這......

韓夫人絕對不會說謊!

那就是真的......

黎纖的藥......

“兩千萬一顆,我也要!給我一顆!”

“也給我一顆!”

“......”

一群人瞬間忘了剛纔還嘲笑過黎纖,紛紛擁擠而上,都想買到一顆。

黎纖往後退了幾步,有些猶豫,“你們人太多了,我這裡隻剩九顆了,賣給誰......”

“黎小姐,我出三千萬!”張宇走到前頭來。

李亦航道,“我也出三千萬!”

“那我......我出四千萬一顆!”旁邊還有一道喊聲。

“比錢多是吧?”有個青年皺眉,“這麼多人,黎小姐賣給誰不賣給誰的確都不太好,既然大家都想要,不如我們就現場競價......”

“我讚同!”一箇中年男人立馬同意,舉手,“我出五千萬!”

“五千五百萬!”

“五千六!”

“六千!”

“......”

本來這場宴會,是豪門貴族變相的相親熟識會,商業濃度很重的那種。

讓黎纖來,陸婉也隻是想讓她丟人!

可此時,誰還管黎纖是誰,管她手上戴的是不是蛇。

注意力都在藥上。

甚至,直接當場開起了拍賣會?!

陸婉牙齦都快咬出血了,“媽,你快管管她啊!”

周曼倒是想管,可她連人群都擠不進去。

餘光瞥見陸修文過來,陸婉連忙跑過去,“哥,你不是找黎纖,她就在那!”

“好!第四顆八千萬成交!”

“第六顆,一億兩千萬......”

“第九顆......”

“等等。”

在喊到最後一顆時,陸修文才擠進去。

眾人都停下來看他。

陸修文沉聲道,“這顆我要了。”

“好說。”黎纖勾唇,“陸公子加多少?”

陸修文臉有些黑,“我是你哥!”

“那你就能空手套白狼嗎?”黎纖嘖笑,“而且,這話你很久前就說過了。”

那次黎纖怎麼說的來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