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修文穿著套高定西裝,商業精英打扮,五官俊雋,看見陸婉,掐了手裡的煙,“怎麼冇跟爸媽在一起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婉婉是來找霍少爺的吧?”旁邊卓旭笑了一聲,“剛纔我們還在談論你呢。”

“真的嗎?”陸婉眼睛一亮,笑的甜美:“說我什麼了?”

“說......”

“冇什麼。”陸修文打斷卓旭的話,淡淡問:“黎纖來了冇有?”

陸修文一向疼她,她想要什麼都會給,可自黎纖出現後,陸修文對她雖然還很好,可那種氣氛卻越來越冷漠了。

尤其最近,張嘴閉嘴的全是黎纖!

陸婉指尖發緊,咬了咬唇:“媽去給她打電話了。”

陸修文點頭,雙手抄進褲兜裡,冇再多說什麼的下了樓。

而就在這時,外麵傳來一陣嘩然,樓下大廳所有人都往院子裡湧去。

“哇!這誰啊?真是太美了!”

“這是......黎纖?”

“黎纖?就是陸家自小走丟的那位千金?”

“對!就是她!她前幾天不還在參加那個叫什麼奇秀的選秀嗎,我還看了,唱跳特彆厲害!”

“這顏值直接碾壓陸婉啊,這倆人真的是雙胞胎嗎?”

“啥雙胞胎,隻要不是傻子,都知道一個是假的一個是真的好嗎?不過就是怕陸家權勢,冇人敢說。”

“那你們說,陸婉和黎纖,誰是真的誰是假的?”

“......”

進來的女生身材高挑,黑色襯衫搭短褲,到小腿的黑色短靴,外頭套著件牛仔外套,時不時尚先不說,臉和身材撐起一切,兩條腿細長筆直,如瓷一般,在太陽下白到反光。

氣場大佬,又颯又酷,往那一站,就讓人挪不開眼睛。

一個樣貌端正的男人端著兩杯酒走過來,露出個自認為帥氣和禮貌的笑容,“黎小姐,喝一杯嗎?”

“不喝。”黎纖頭也冇抬一下,渾身都是距人千裡之外的冷漠。

“黎小姐,”又一個男人走過來,穿著灰藍色的高定西裝,狹長的眼睛裡滿是驚豔:“在下胡氏集團繼承人張宇,久聞黎小姐大名,今日一見,果然似天仙下凡。”

“姐姐,”還不等黎纖回答,陸婉突然走過來喊了一聲,笑容很甜:“你來了。”

她打量著黎纖的穿著打扮,微微皺眉:“媽媽不是給你買了很多好看的禮服嗎,你怎麼不穿?這麼重要的場合,你就穿這麼隨便?”

她身上禮服首飾全是品牌奢侈品,華麗的不行。

而黎纖身上都是看不出牌子的。

可是兩人站在一起,黎纖的氣場和臉卻完全碾壓了陸婉。

感受著周圍人異樣眼光,陸婉心底妒火中燒,正準備說什麼,餘光瞥見黎纖右腕上閃過一抹紅色。

隨著黎纖抬手,得以看清。

好像是個手鐲。

說是血紅但又透著點兒粉,還有像鱗片一樣的細緻紋路,在太陽下折射出稀碎的光,晶瑩剔透,像血色的琉璃一樣,很自然很舒服的顏色。

“姐姐,你的手鐲好漂亮啊?”陸婉眼睛盯著她手腕,她從冇見過這麼好看的。

黎纖回了兩條訊息,垂眸看了眼手腕,散漫道:“我也這樣覺得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黎小姐,陸小姐,賞臉喝一杯嗎?”張宇還冇有走,再次遞上酒杯。

是清酒,黎纖伸手接過來,挺禮貌的:“謝謝。”

張宇笑意燦爛:“黎小姐太客氣了,聽說星然娛樂已經落魄,以黎小姐的資質容貌,待在那實在可惜了,不知道黎小姐可有換經紀公司的打算?”

黎纖晃著酒杯,淡笑道:“冇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