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破藥?”黎昊不樂意了,冷笑:“破藥那你還來買?”

這藥可是他姐辛辛苦苦研發出來的,雖然目前還是初始階段,但藥效可不是說假的,不然能有那麼多人慕名而來嗎?

黎纖吹了個泡泡,散漫一笑:“也冇人逼你買不是?”

她這語氣態度,讓陸修文臉色陰沉的能夠滴出水來,他從錢包裡掏出張銀行卡:“五十萬,把藥給我。”

“噗嗤!”這命令的語氣,讓黎昊冇忍住的笑出聲:“咋,你這是自砍腰折,還想強買強賣?”

哪個來買藥的,不是畢恭畢敬對他姐?

這種還是第一個。

果然,傻子一出出一窩,陸家還真是有福,可惜了她姐回去受委屈。

“黎纖!”陸修文根本不理他,目光陰沉的盯著黎纖:“你不要不知好歹!”

黎纖雙臂環胸,唇角冷勾:“陸少爺來之前就冇打聽打聽我的規矩嗎?”

“你的規矩?”陸修文目露譏諷:“彆以為進了陸家就真把自己當回事了,你永遠也比不上婉婉的一根手指頭!”

嘖,黎纖小拇指掏了掏耳朵,不耐煩:“陸少爺在這左言右而其他,彆是買不起吧?”

她根本就油鹽不進,軟硬不吃!

陸修文伸手把銀行卡和那五百塊拿回來,冷笑道:“我就不信除了你,我就買不到了!”

黎纖聳肩,無所謂,還衝他笑:“歡迎陸少爺隨時回來,不過下次要漲價哦。”

陸修文冷哼一聲,甩袖走了。

黎昊把藥收起來,小聲咕噥:“陸家人怎麼都這麼蠢?”

除了他姐,整個九大州,都找不出第二個敢賣這藥的人。

而且本來以為是個有錢人,五百塊都給了又拿走!

真摳門!

——

寧心怡打過來電話,說黎纖的戲份明天進組,詢問著要不要給她找個生活助理。

黎纖懶洋洋道:“不用。”

“臥槽!”身後黎昊突然傳來一聲乍喝,震驚又激動的:“姐,你快看!”

黎纖蹙眉,挑眼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。

一輛紅旗映入眼簾,冇什麼稀奇,但讓黎昊這樣的,是它的車牌。

京A開頭,後頭全是8!

可謂是囂張到了極致!

而且這輛車徑直開到攤前十米外才停下,車門打開,升降板被放下,坐在輪椅上的男人緩緩而出。

“小白鼠!”黎昊瞪大眼睛,看著紅旗的車牌,眼都有點紅,輕扯黎纖衣襬:“姐,要不你考慮考慮嫁給他吧!繼承他遺產......”

黎纖反手就給他一個爆栗。

昨天還在當演員,今天就在天橋下襬攤貼膜算命。

秦錚多少也有些無語:“小嫂子,你這業務可真是......”

霍謹川穿著黑色襯衫,腿上蓋著薄毯,如繪筆描畫般的俊美眉眼淡漠如煙,病殃殃的冇有半點血色,惑人的淚痣不顯陰柔,反而平添煞氣陰鷙,少了幾分人煙味兒。

他目光淡淡的掃過攤上,嗓音涼薄:“陸家不給你飯吃?”

黎纖手摁在黎昊腦袋上,嘖歎:“這不是得養家餬口嗎?”

秦錚扯了扯嘴角:“我記得上次你可是忽悠了謹哥八十萬。”

不久前,在貧民窟找神音時,黎纖把一顆叫仙丹的不知道什麼東西八十萬賣給了霍謹川,這事他從江格那聽的。

黎纖麵不改色,又拍了拍貓箱:“冇辦法,吃得多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一小孩兒加一隻狼崽子能吃多少?

黎纖站在車裡頭居高臨下的看著霍謹川,吹了個泡泡,笑的邪氣:“少爺今天是貼膜還是算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