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是個小男孩。

**歲左右,五官精緻,穿著黑色風衣和馬丁靴,揹著個黑色雙肩包,又拽又酷的,單看穿著氣勢打扮,簡直縮小版黎纖。

是黎昊!

調查來的照片裡有!

“黎纖!”周曼臉色瞬間就變了,“你想乾什麼?”

黎纖走到沙發前坐下,摘下墨鏡,斜靠在椅背上,姿勢大佬,懶散不羈:“不是你們打電話讓我回來的嗎?”

陸盛海放下手裡正在看的報紙,帶有威嚴的視線掃過來,明顯的不悅,沉聲道:“可我們冇有讓你帶他來!”

“姐,”黎昊大眼睛眨巴著:“叔叔和阿姨好像不歡迎我。”

明知故問。

黎纖“哦”了一聲,衝旁邊小沙發抬了抬下巴,淡淡道:“坐。”

黎昊走過來坐下,看著乖的不行。

“黎纖!”周曼臉都黑了,“錢都已經給你了,你現在還想乾什麼?”

“是我讓她帶我來的!”黎昊搶在黎纖前邊開口,看著周曼和陸盛海,瞬間變得畏畏縮縮,淚眼汪汪的,“我知道我不該來的,可我爸媽已經死了,陸婉是我在這世界上唯一血脈相連的親人了,所以就算她不願意認我,不願意回家,我還是想來看看她,替我爸媽看看她......”

這一段,把楚楚可憐,演繹的淋漓儘致。

周曼皺眉,冷聲道:“你在這裡胡說什麼,我們陸家可冇有你的親人!”

“你們騙人!”黎昊咬唇,眼睛發紅,“陸婉就是我的親姐姐,我隻是想見她一麵,問問她為什麼不認我,我就這一點兒願望......”

“黎纖!”陸盛海厲聲打斷他,目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:“你要錢錢給你了,你去選秀給陸家丟人我們也放縱你去!你現在把他帶到陸家來是想乾什麼?用他來威脅我們嗎?”

黎纖掀了下眼皮,一聲哂笑:“堂堂都城豪門陸家,還怕一個小孩兒嗎?”

語氣怎麼聽都是諷刺。

“我隻是一個小孩兒,我隻是想見一眼親姐姐,我有什麼錯嗎?”黎昊嗚嗚的哭起來,淚珠子斷線似地往下掉。

還上癮了,黎纖睨他:“閉嘴。”

黎昊瞬間閉嘴,擦乾眼淚,翹著二郎腿坐在那裡,半點都冇了剛纔那難過的樣子,甚至開始拿出手機打遊戲。

剛纔那都是演的?

周曼目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:“你們在耍我們?”

黎纖挑眉,笑的邪氣:“他有說錯嗎?”

“你......”周曼一噎,想到把黎纖叫回來的目的,乾脆直接把這事給跳過去,沉聲道:“京苑華庭三天後有場宴會,都城各大家族都會到場,你既然已經回來了,我們準備趁這個機會正式向大家宣佈一下。”

陸盛海拿出張請柬扔桌上,“你自己去,還是跟我們一起出席自己選,必須去。”

“哇!宴會啊?”黎昊好奇的抓過請柬,翻騰著看:“肯定很好玩吧?姐,可以帶我一起去嗎?”

陸盛海皺眉:“黎纖,你現在是陸家的千金小姐,是謹少的未婚妻,最好不要再跟不相乾的人來往!”

話裡話外都是對黎昊的厭惡。

黎昊眼睛一亮,期待的道:“那你們的意思,是我可以跟我親姐姐來往嗎?”

跟黎纖不相乾,那就跟陸婉相乾了。

陸家說是豪門,可早就開始落敗,這些年還能夠維持地位,完全是因為跟霍家的這門婚事,為了穩固地位,他們花費了很多心血培養陸婉。

最後就算依著她的喜好進了娛樂圈,也還是指望她嫁進超級豪門。

霍青然是最好選擇。

自然不會讓陸婉,跟這種貧民窟裡冇有教養的人扯上關係!

“不就是想要錢嗎?”陸盛海目光鋒利,從包裡抽出一張銀行卡,扔到黎昊麵前,冷聲道:“這裡有一百萬,如果你還不知足,我有一萬種方法讓你消失!”

這就開始威脅了啊?

黎昊暗暗翻了個白眼,看著那銀行卡,小手蠢蠢欲動,側頭看向黎纖,滿目的期待。

一百萬哎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