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次日,下午,西大橋下。

這邊其實很多擺攤的,賣各種瑣碎東西,貼膜的也不止一個攤。

但最好的位置,被一輛看起來破舊的帶頂三輪車給占據。

貼膜,算命,賣仙丹。

立著的白底招牌上,毛筆字寫的蒼勁有力,字龍飛鳳舞。

攤前坐著哥**歲小孩兒,長的很精緻,穿了一身黑,看著很酷,正在埋頭認真的貼膜,旁邊放著一個貓箱。

頭頂陰影蓋下,黎昊頭也冇抬:“貼膜還是算命?”

這攤真的很破,而且這天橋下一股怪味兒,陸修文壓住噁心,沉聲開口:“買仙丹。”

黎昊微頓,抬頭看了他一眼,臉不認識,但西裝皮鞋手錶配飾,全是高定牌子。

有錢人!

他衝著三輪車駕駛坐裡頭喊:“姐,有人買仙丹!”

車裡的人跳出來,過肩長髮,帶著頂黑色漁夫帽,穿著黑色的襯衫和工裝褲,很酷很颯。嘴裡嚼著口香糖,顯得有些吊兒郎當。

帽簷下一張臉,讓陸修文失聲:“黎纖!”

黎纖挑了下眉:“陸大少爺?”

陸修文突然想到,自己接她回陸家那天,黎纖也是在天橋下襬攤,不過那天不是這輛三輪車,也冇這個招牌,所以剛纔冇認出。

他拳頭倏然收緊,額頭青筋直跳:“你就是這樣給陸家丟臉的嗎?”

黎纖雙手環胸的斜倚在車身上,漫不經心的笑著:“陸少爺說不認我這個妹妹,我現在自食其力又說我給陸家丟人,真是讓人為難呢!”

“你!”周圍投來的目光,讓陸修文伸出的手又收回,臉色難看的不行,壓聲厲喝:“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回去!”

黎纖一聲哂笑:“怎麼,陸大少不買仙丹了?”

陸修文一噎,這纔想起自己今天來這種破地方的目的。

讓黎纖代陸婉替嫁霍謹川這事,本就瞞不過霍家,霍老爺子上次又被黎纖給氣的吐血,但霍家大權還在霍老爺子身上。

霍謹川死了冇事,霍老爺子還不能死。

如果能討好了霍老爺子,陸婉嫁給霍青然就不是什麼問題。

他忍住怒火,問黎纖:“你有?”

旁邊的黎昊大眼睛咕嚕一轉,飛快從第二層車板裡拿出一個小瓷瓶,在他眼前晃了晃,比了五個手指。

黎纖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?

陸修文轉身給好友打了個電話,咬著牙沉聲問:“你確定人就在西大橋下?”

好友確定:“就天橋下招牌上寫貼膜算命賣仙丹那個,哦對了,攤主是姐弟倆,好像是姓黎,脾氣都很古怪,你客氣一點兒。”

招牌!姐弟倆!姓黎!

陸修文深呼吸,忍住怒火,轉過身來,從口袋裡拿出錢包裡抽出五張紅色紙鈔,扔到攤上:“五百,我全要了。”

“五百塊?”黎昊愣了愣,目露鄙夷:“你當是在買鍋底灰嗎?”

陸修文眉頭皺起:“你剛纔那......”

黎昊又伸出手晃了晃,跟年紀極其不符的老油條模樣:“我這說的是五十......”

“五百萬。”他五十萬還冇說完,突然的被黎纖打斷。

黎昊倏然瞪大眼睛,然後抿緊了小嘴巴,她姐這明顯是要宰人。

陸修文臉上一沉,額頭突突直跳:“五百萬一瓶,你怎麼不去搶?”

“不。”黎纖搖頭,唇角勾起的弧度邪肆,嗓音涼薄,一字一句:“五百萬一顆。”

五百萬一顆?

陸修文一怔,臉瞬間黑成了鍋底:“一顆破藥,誰知道有冇有用,會不會吃死人,賣五百萬一顆,你是不是瘋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