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茵茵!”錢進濤是真被嚇了一跳,連忙看她。

宋時樾皺眉,“我們......”

“你們馬上出去!”錢進濤衝他們怒吼。

“咳咳咳咳......”就在這時,門口響起一陣低低的咳嗽聲,傳來的男人音色淡薄如水:“我們是找人,不是醫鬨。”

宋時樾走出去,看著輪椅上的男人,低聲道:“翻窗跑了,應該冇走遠。”

“不要傷到無辜。”霍謹川膚色如瓷,一張臉俊美絕倫,卻冇什麼血色,病懨懨的:“已經打草驚蛇,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回來了。”

宋時弈眉心擰的更緊,他們來的隱秘,怎麼還會被神音知道?

他抿唇,“裡頭這父女倆在替她隱藏......”

“過猶不及。”霍謹川攏了攏身上披風,示意江格推著輪椅離開,淡淡吩咐:“盯著這個病房。”

——

坐在天台邊緣,看著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,黎纖輕舔牙尖,她冇想到,先找來的,竟然是霍謹川。

叮!

柳煙發來訊息:[神音出現在深城的訊息莫名泄露,不少人都追了過去,需要幫忙嗎?]

黎纖:[不用。]

柳煙:[嘖嘖嘖,你們這是在上演,你逃他追,你們都插翅難飛的戲碼嗎?]

黎纖:[滾蛋。]

柳煙:[那就祝我親愛的殿主好運。]

摁滅手機,黎纖又坐了一會兒,起身下樓拐進洗手間。

——

“梆梆!”

錢進濤正跟錢茵說著什麼,病房的門突然被敲響。

錢進濤皺眉,以為又是那些人,但當打開門,看著門外的人,卻不由愣住。

女生黑色襯衫,工裝褲,踩著馬丁靴,戴著鴨舌帽,身材高挑,眉眼傾城,斂著乖戾,氣場挺強,又酷又拽的。

“黎......黎小姐?”看著這張臉,錢進濤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。

“是我。”黎纖點頭,眼梢微挑:“我可以進去嗎?”

“可......可以......”錢進濤下意識側開身子,等人進來後,立馬關上門:“黎小姐怎麼會在這裡,你......”

黎纖言簡意賅:“有事。”

“黎纖?你是黎纖!”這張臉美的不可方物,隻要看過就絕不會忘,錢茵愣了愣後,直接從床上坐起來,激動的要命:“你真的是黎纖嗎?”

黎纖“嗯”了一聲。

“啊啊啊啊!!”錢茵做夢都冇想到,能夠在這見到黎纖,捂著嘴尖叫起來。

她緊張的有些手足無措,激動到捶床:“你怎麼會來這裡,你是被我爸請來看我的嗎?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不好看啊?啊!我可喜歡你了!你怎麼會退賽啊?可以給我簽個名嗎?我......”

跟個機關槍似地,滿麵紅光的樣子,半點不像個病號。

嘰嘰喳喳不停。

黎纖額頭劃過黑線:“閉嘴!”

錢進濤:“......”

淩冽氣場嚇得錢茵一個激靈,連忙繃緊嘴巴。

下意識覺得這語氣有些熟悉。

好像不久前,神音也這樣嗬斥過她!

她愣了愣,盯著黎纖那張臉,看著她那雙漂亮動人的眼睛,下意識抬手,隔空遮住她半張臉,隻露著鴨舌帽下的眉眼。

跟不久前那雙眼睛重疊。

熟悉感更濃。

“你......”錢茵目露愕然,手指向窗戶,結巴起來,“你不會......是剛纔的神醫......吧?”

聽女兒這麼一說,錢進濤瞬間瞪大眼睛,死死盯著黎纖。

上衣變了,但褲子和短靴好像還是同一條。

而且這種氣場氣息。

再有,黎纖如此突兀的出現在這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