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知道你有冇有看過奇秀105第二季這個節目,那個黎纖長的超級好看,唱跳也很超級厲害!人又酷又颯,可個性,我可喜歡她了!”

待在病房裡的日子漫長又煎熬,怕她抑鬱而終,她好轉的時候也會被允許玩會電腦手機,追過幾期這個節目。

說到這個,錢茵完全忘了不久前,自己還在罵眼前的人是瘋子,就像被按動什麼機關,打開了話匣子一樣,拉著她絡繹不絕的。

“據說她還是個演員,我也想成為她那樣強大的人,可是所有醫生都說我病入膏肓......”說到這她有些失落,但也就一瞬,又興奮起來:“不過我現在終於可以去見她了!你有空一定要看這個節目,冇有人能不愛黎纖!!”

黎纖:“......…”

眼前這人,上一秒還是奄奄一息的病號。

這一秒,活脫脫個狂熱粉。

黎纖本纖組織了下語言:“奇秀已經結束了,她退賽了,冇成團,你不知道嗎?”

“知道啊!”說起這個,錢茵握緊拳頭,恨恨道,“還不是那些黑粉嫉妒她,故意抹黑,一會說這說那,還藥有問題,她賣的藥有問題,我還會活著在這兒嗎現在......”

她整個人顏色都明亮不少,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。

“纖姐那麼厲害,來奇秀這種節目是奇秀的福氣,退賽不是她不厲害,是纖姐看不上奇秀,奇秀不配......”

“或許......”黎纖瞥她,“黎纖隻是單純不想成團?”

“纔不會!”錢茵哼哼,“就算會那她也是對的!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錢茵已經完全忘了自己還是個病人,還在氣憤道:“這個垃圾節目有黑幕,那個叢璐一看就是個心機狗,眼不瞎的都能看出來,她處處針對我纖姐,這個破節目不配我纖姐,我纖姐單飛獨美......”

她纖姐:“......”

不過看她這狀態,這幾天鍼灸還是很有用,毒血什麼的排出後,恢複的很不錯。

叮!

就在這時,手機來了條簡訊。

顧渠:[有人混進醫院,扮作醫生,鎖定了錢茵病房。]

同時,門外響起談話聲。

“你們是?”

“這是我們院今天新來的宋醫生,聽說了錢小姐的病情後,就想來看看。而且錢小姐已經三天冇做身體檢測了......”

黎纖閃身到門口,透過門上透明玻璃往外看,隱約可見醫生加護士至少六七個。

但有幾個就算穿著白大褂,戴著口罩,那氣質眼神,也不像是醫生。

她又看了眼簡訊,眸子微眯,飛快閃到窗戶邊上,單手抓著鋼管,一用力,整個防盜窗都直接被卸了下來。

腳尖輕點,跳上窗戶才又想起什麼似地。

回頭看向病床上。

錢茵正看著她,眼睛和嘴巴都張的賊大,滿是愕然和呆滯,顯然是被她徒手卸防盜窗這一幕給震到了!

黎纖:“......”

靠,忘了她。

“你你你......”錢茵受到驚嚇,手指著她,舌頭打卷,“你......”

“噓!”

病房門已經在被打開,來不及過多解釋,黎纖飛快衝她做了個噤聲手勢,轉身就躍出窗戶,防盜窗摁回原來的位置,人消失不見。

錢茵:“......?!”

“孫醫生,我女兒她已經好轉了,她......”錢進濤怕打擾黎纖施針,還在阻攔。

但進來後,看著隻有自己女兒一個人的空蕩病房,話語戛然而止。

他一直在門外,冇看到有人出去啊,那神醫人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