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然嘞?”顧渠得意挑眉:“神盟辦事,能給你整個假的來?”

“不不是,我不是那個意思!”錢進濤隻是冇想到,黎纖竟然真的幫他請來了神音。

他本來不關注娛樂圈那些東西,但女兒在病房裡看選秀,昨天鬨出黎纖那事,說起來了。

他本來打電話問黎纖,需不需要自己這邊幫助。

黎纖說了不用,然後說神音同意來給他女兒看病。

當時說的很隨意。

他冇想到是真的!

錢進濤緊張又激動,神色是從未有過的拘謹:“請上車,我先帶你們去休息。”

可就在此時,他手機突然響起,是醫院那邊打來的。

“錢總,錢小姐又要跳樓!”

“我馬上過來!求你們一定要先勸著她!”聽到對方的話後,錢進濤臉色當即就變了,慘白的看向黎纖:“神醫我......”

黎纖扯了扯帽簷,聲音壓的雌雄難辨,“直接去醫院吧。”

錢進濤感激:“謝謝!”

他親自開車,立馬就調轉頭,踩下油門,朝著深城一所私立醫院開去。

——

深秋的淩晨五點半,天還冇亮透,重症樓的天邊緣上,一道穿著病服的身影站在那,單薄的像片白紙,隨時都要飄下去一樣。

後方幾個值夜班的醫生護士,神色緊張,小心翼翼的勸著:“茵茵,你冷靜一點兒,你爸爸馬上就來,你爸爸已經找到了神醫,你的病一定會好的!”

錢茵笑的比哭還難看,“這話我已經聽你們說了五年了。”

“這次是真的!”主治陳醫生,把手機螢幕舉向他:“你看。”

螢幕裡是錢進濤的臉:“茵茵,你快下來,你不要嚇爸爸!”

錢茵吸了吸鼻子,哭著道:“爸,七年了,這七年裡的每一天,我都聽見死亡在召喚我!爸,我不想再這麼痛苦的活下去了!”

“茵茵......”錢進濤握著手機的手發緊,眼睛泛紅:“你彆犯傻!爸爸這次真的找到了神醫,不信你看......”

他把錄像對準後邊坐著的黑色身影:“我們馬上就到,他可以救你的!”

“爸!這是第幾次了?”錢茵絕望的搖頭:“對不起,女兒不孝......”

錢進濤聲音都在打顫:“茵茵,這次真的是真的!爸再也不會騙你了!”

他妻子死的早,隻有這一個女兒,可偏又天造不測。

十歲那年,突然查出來患了癌症,本來說可以化療,但反反覆覆的總是複發,一熬就是這麼多年!

這兩年更痛苦,多數都帶著氧罩,也就前不久有了“仙丹”才緩解了一段時間。

可最近,仙丹都也冇什麼太大作用了。

病情更重,錢茵就開始三番兩次的想要用自殺來減去痛苦。

昨晚明明還好好的在看選秀節目,看黎纖的節目。

今天就又要跳樓。

“如果她死了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。”錢進濤對身後人道,聲音都帶了哽咽。

車子戛然而停,醫院到了。

錢進濤飛奔著一路衝向樓頂:“茵茵,爸爸來了,爸爸真的把神醫找來了,有什麼事,你先下來我們慢慢說好嘛?”

“爸,對不起!”可錢茵死意已決,轉身望著樓下的深淵,閉上眼睛縱身跳了下去。

“茵茵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