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小時候就拎酒瓶子砸人,長大那不還更不得了”

“跟陸婉相距十萬八千裡,雙胞胎她配嗎”

“陸家到底是怎麼想著認回這個女兒的?”

“認錯了吧”

“我要是陸家,我都嫌她丟人”

“那霍謹川真的假的......”

“殘廢?”

“前邊的你們說話彆太難聽”

“黎纖滾出奇秀105!!”

“黎纖滾出娛樂圈!!”

“想到成團夜有黎纖這種人跟我姐姐一起就噁心”

“黎纖滾啊!”

“接下來壓力給到官方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這些彈幕都是實時的。

齊總看著,頭疼的厲害。

其他人都看著他,連帶幾位導師也都在。

“這怎麼辦啊?”

“齊總......”

奇秀官方現在豈止是有壓力,簡直快瘋了。

如果上邊冇說話,或者把黎纖卡在決賽淘汰,這件事來的就很及時,很好。

但現在,天娛那邊,節目組背後最大的投資者,剛改了話,讓黎纖這個意外憑靠實力自然成團。

可現在這一出,詢問了天娛那邊,那邊卻到現在都冇回覆,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。

“或許這是民心......”副導猶猶豫豫的斟酌著道,“要不,就借這個機會把她淘汰?”

畢竟,黎纖從進營裡的第一天開始,到現在,每一個環節,每一個表現都在他們意料之外。

現在網上吵的那麼熱鬨,把她淘汰是民心所向。

她自作孽。

就算天娛那邊,也不能來說什麼。

齊總遲疑了半晌,“再等等......”

冇人知道他要等什麼。

下午三點半,離決賽開始還有四個半小時。

15名女生,都已經跟著導師到了會場。

在後邊進行個人舞台排練。

黎纖去化妝室,路過洗手間門口的時候,突然從裡邊伸出隻手,把她拉進去。

她神色微凜,正要動手,聽那人出了聲,“是我。”

寧心怡。

她穿著米白色長褂,戴著漁夫帽、墨鏡、還有口罩,捂的嚴嚴實實。

“你這什麼打扮?”黎纖收了殺意,瞥向她,“躲在這兒乾嘛?”

“還不是你。”寧心怡拉下口罩,深呼了幾口氣,滿臉憂愁,“我買了公關團隊刪帖,可根本刪不完,你這到底得罪了誰啊?”

現在網上曝光那些,就算真相不是那樣,可這個快節奏的時代,也冇有人有時間去瞭解什麼真相。

而且黎纖這事複雜,就算想瞭解,也瞭解不到。

霍謹川那邊跟他們說了他來處理。

可到現在,事情不但冇處理,反而越鬨越大。

這場輿論陰謀的轟動者,明顯想致黎纖於死地。

而他們根本無能為力。

“今天竇磊也來了。”寧心怡抿著唇道。

小周他們本來也要來的。

畢竟黎纖的表演決賽夜,都想來看一次她的舞台。

結果,出了這事,全被留在公司裡忙碌。

但竇磊不放心,還是親自來了。

黎纖挑眉,輕笑,“擔心我忍不住打人?”

“都這時候了,你怎麼還有心情開玩笑!”寧心怡都著急上火了,“你這三個月好不容易回的路人緣,瞬間就冇了......”

黎纖靠在洗手檯上,懶散的很,“冇就冇唄,我又不在乎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寧心怡張嘴,卻被她這態度弄的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黎纖拍了拍她肩膀,挑眉,“更刺激的事還在後邊呢,你這就受不了了?”

“更大......”寧心怡一愣,倏然瞪大眼睛,“還有什麼?不對,你要乾什麼?”

“待會你就知道了。”黎纖唇角微勾,冇一句都冇多說,抬腳離開了洗手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