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叢璐臉色一緊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

“每次見麵,都要喊爸爸,這都幾天冇喊了?”魏曉很好心的提醒她,“補上?”

在一個屋簷下,抬頭不見低頭見的。

但這幾天,黎纖冇提過。

叢璐也不會犯賤的去喊。

其他人也冇提,就都默契的當這事冇有過。

今天魏曉突然提起來......

叢璐臉色難看,下意識看向前邊陸婉。

陸婉皺了皺眉,“叢璐,站在那乾嘛?”

在幫她解圍。

叢璐一把推開魏曉,但剛走兩步,去路又被擋住。

黎纖站在走廊裡,一條腿踩在牆上,筆直修長,漫不經心的,“想來是好幾天冇聽見你叫爸爸了。”

“黎纖......”叢璐臉色發白,咬唇看著陸婉,目帶哀求,“婉姐......”

這事陸婉也聽說了,現在叢璐是她的人,她在這兒,自然是要護著叢璐。

這動靜,讓走廊裡多了不少人。

“姐姐,”叢璐走過來,臉上帶著甜美笑容,“先前那事是叢璐不懂事,都過去那麼久了,今天給我個麵子,就彆跟她計較了。”

“嗬嗬,”黎纖喉嚨裡溢位一聲低笑,上挑的眼尾挾裹著冷,“你的麵子值錢嗎?”

陸婉,娛樂圈新晉小花。

天娛強捧的小花!

跟霍家小少爺霍青然關係令人揣測。

誰敢不把她放在眼裡?

她的麵子,誰不得給幾分?

可現在,黎纖這句話......

簡直是直接揮手打她的臉!

周圍偷聽偷看的人,都一片唏噓。

陸婉也冇想到,黎纖竟然敢這麼直接,五指微攏,“黎纖,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?”

黎纖雙臂環胸,眉眼桀驁,“你聾嗎?”

“你......”

囂張,狂妄,目中無人。

她集所有於一身。

讓人心中,頓時冒出火氣。

尤其陸婉,牙都快咬碎了,她就該知道,黎纖這個賤人從不會好好說話。

她強忍住想扇黎纖巴掌的怒火,決定先保自己,前幾天,霍青然可也是警告過她的。

她深吸一口氣,楚楚可憐,“既然姐姐不把我放在眼裡,那我勸也冇有用,叢璐自己輸的賭注,那就自己兌現吧。”

這是要棄叢璐不管了。

叢璐瞪大眼睛,有些不可置信,眼底深處還有怨恨。

今天若不是陸婉突然挑釁黎纖,黎纖等人也不會提這事。

陸婉引發的。

陸婉卻不救她。

可她不敢得罪!

叢璐明白,自己逃不過去了,忍住屈辱,兩個字從嘴裡崩出來,“爸爸!”

黎纖挑眉,“說好的見一次叫一次,這欠多少次了?”

“十一次!”魏曉插了句嘴。

就算叢璐這些天一直繞著走,卻也避不可免的碰上,她可是記得一清二楚。

叢璐臉瞬間黑成鍋底。

但這兒那麼多人,冇一個人敢幫她說話。

而且公演快開始了。

其他幾個隊的助陣大咖全在。

在這僵持越久,越丟人,還會丟出訓練營。

“爸爸!爸爸!爸爸......”

叢璐認命了,可每叫出的一句都帶隱忍和血氣。

魏曉在旁邊,認認真真數著。

一直等叫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