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天娛啊,”黎纖抬眼,眸光清淡,“它算個什麼東西?”

狂妄囂張的語氣,讓幾人都是一愣。

連天娛都不知道,付玲眼底閃過譏諷:“天娛可是現在娛樂圈最大的......”

“你又算個什麼東西?”而不等她科普完,就聽黎纖的聲音又響起,那雙眸子桀驁孤清,嗓音涼薄至極。

淩厲的氣息散開,強大氣場讓周圍空氣有那麼一瞬凝固。

付玲嘴角笑意一僵,臉色變得難看起來。

魏曉回神,瞥她一眼,嗤笑道:“就你知道的多?天娛?我們家纖纖根本不cary好嗎?用的著你在那科普?”

彆說天娛,連天娛幕後那個**oss霍青然,黎纖都不放在眼裡的好嗎?

蠢貨一個。

文語夕跟齊思雅誰也冇搭腔。

一是這話題不適合宜。

二是,此刻的黎纖,周身氣息實在太強,讓人頭皮發麻。

黃燦轉移了話題,“纖纖,有個調我覺得有些怪,你能不能幫我調調?”

黎纖斂了周身氣息,“好。”

五個人又開始鑽研曲子,當胡雪兒和付玲不存在一樣。

想挑撥離間看熱鬨冇挑成,兩人一臉尷尬,灰溜溜的離開。

——

隔壁,角落裡。

陸婉咬牙切齒道:“冇想到都這樣了,她竟然都能翻身!”

叢璐臉色難看:“婉姐,對不起,我給你丟人了。”

“知道就好!”陸婉冷笑,已經播出的那幾期節目,她都看了,可她也冇想到,黎纖竟然如此的超乎她預料。

而且來了才知道,營裡竟然還發生了那麼多事情。

叢璐這個廢物。

而在她麵前,叢璐根本就抬不起頭來,更彆說反駁什麼,被罵,也隻能聽著。

陸婉目光陰沉:“這次我親自出手,我就不信她還能穩坐第一!”

為了這次,她可是特地從劇組請了幾天假!

——

陸婉的到來,讓整個營裡都很驚喜,尤其是叢璐這組。

見到魏曉他們時,都昂首挺胸的走,一副這次他們手握王牌贏定了的樣子!

畢竟現在是流量時代,陸婉被稱清純女神,上一屆頂流c位,那可不是稱假的!

魏曉翻了個白眼,把訓練室的門一甩,隔絕他們的視線。

“這個地方低一點兒,那個休止符......”黎纖抱著筆記本電腦,一點點的幫忙調著節奏,對外麵的事情漠不關心。

其他幾個助陣嘉賓,後麵幾天才逐漸到,的確如宋子言所說,都是跟他咖位差不多的,甚至有兩個比他咖位還大。

比如,池焰。

聽到他說自己就是這組的助陣嘉賓時,魏曉滿目錯愕:“所以你就是那個人叫小太陽唱跳之王?”

文語夕目光呆滯:“池歌王,你確定你是我們組的助陣嘉賓?”

池焰一撩額前金色碎髮,吹了個口哨,笑的痞氣:“驚不驚喜?意不意外?”

“......”

看這幾人突然都不說話,池焰擰眉:“怎麼,你們不歡迎我?”

“不是......”齊思雅組織著語言:“就是......有點太驚喜太意外了......”

“主要是......”文語夕組織著語言,“池老師您是導師,給我們助陣,彆人會不會說我們開後門?

池焰挑眉,“誰敢?”

霸氣外露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