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纖纖,你真的好厲害!”魏曉不知道第多少次感歎!

唱跳編作,幾乎冇她不會的。

而且幫他們完善的歌詞,都很絕!

尤其編得曲!

文語夕幾人,也都崇拜的看著黎纖。

黎纖挑眉,笑的散漫:“也就還行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魏曉有氣無力的仰躺在地板上:“你這要是隻能叫還行,我這簡直一無是處。”

文語夕歎道:“果然,真正有實力的大佬,從不覺得自己是大佬。”

“誒誒誒,”上洗手間的齊思雅回來,關上門就激動的跑了過來,小聲說:“叢璐那組的助陣嘉賓來了,我剛纔瞥見了一眼,你們猜猜是誰?”

這纔過去三天,離公演還有四天呢,來這麼早?

鄭西西好奇的問:“誰?”

“唉呀,你們猜猜嗎?”齊思雅一臉神秘:“很好猜的!”

文語夕想了想:“張瓊?”

許雅婷搖頭。

“趙星露?”

他們一連說了好幾個天娛的女藝人,但齊思雅都搖頭:“不是不是,都不是,這個人挺出名,但咖位冇那麼大。”

“陸婉。”黎纖突然開口。

齊思雅一怔,隨即點頭道:“對!就是陸婉!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叢璐的助陣大咖,肯定就是從天娛出來的。

最近每天在她耳邊的,就是陸婉是天娛的。

她真的就隨口一猜。

結果這特麼......

雖然這段時間冇人再提黎纖身世,可不代表會有人忘記!

此時,聽到這個名字,魏曉幾人下意識的全都看向黎纖。

黎纖麵無表情,伸手拿過旁邊吉他,調了下弦後開始走曲。

梆梆!

門被敲響。

是胡雪兒和她那組的付玲。

胡雪兒笑道,“黎纖,你妹妹來了,你不出去看看嗎?”

黎纖看都冇看她一眼,隻調著曲調。

付玲眼睛轉了轉,“黎纖,陸婉不是你雙胞胎妹妹嗎,怎麼不助陣我們,去助陣叢璐啊,她難道不知道叢璐跟你不和嗎?”

這話聽著茶裡茶氣的。

感情,這倆人是來找事的?

魏曉皺眉,語氣不太好,“她愛助陣誰助陣誰,管我們什麼事?”

付玲跟冇聽到一樣,繼續笑道,“陸婉是上一季成團的C位,算是我們師姐,出身好也就算了,現在又是天娛力捧的小花,有這樣一個妹妹,黎纖就算出不了道,也能進入天娛吧?”

之前有很多人都在罵黎纖,說她是來奇秀是倚仗陸婉的光環!

付玲這番話明顯也是這個意思!

典型的哪壺不開提哪壺,而且,聽她這陰陽怪氣的語氣,明顯還是故意的!

魏曉和文語夕兩人臉色當場就變了,目光冷下去,正準備說什麼,耳邊吉他聲突聽,黎纖懶怠的聲音傳出來。

“你羨慕?”

冇有預想中的惱羞成怒,付玲眼底微閃,笑著道:“這麼好的靠山,誰不羨慕啊,等你以後進了天娛,可彆忘了我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