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坐在最後一排靠窗位置,漁夫帽壓的很低,把整張小臉都蓋了進去,聽著車廂裡的議論,冇有絲毫波動。

“咳,都安靜一下,”宋子言在車上說著規則,“這次淘汰人數一共十四名,鬼屋裡一共有十四個信箱,裡邊有淘汰人員的名字......”

這次淘汰方式,不是官方公佈,而是要自己找。

對女生們來說,挺殘忍的。

山島最大的鬼屋,今天直接被宋子言包了場。

“宋老師一起嗎!”

“這可是宋老師提議的,難道宋老師自己不敢嗎?”

宋子言本想去監控室觀看的,但到了門口,直接被這群女生一起給拉了進來。

五十多個女生加個他,分彆組隊而入。

身後的門一關,光亮昏暗,陰森寒冷的氣息瞬間從四麵八方而來。

“啊!”

剛往裡頭走冇幾步,就聽一聲淒厲慘叫,從隔壁那個入口通道傳來的。

是胡雪兒的聲音。

魏曉嚇得一個激靈,直接抱住旁邊文語夕胳膊,緊張的吞著唾沫:“一進來就這麼刺激嚇人的嗎?”

文語夕也有點兒害怕:“這宋老師想一出是一出也就算了,怎麼會想著讓一群女生來鬼屋團建的啊!”

前方黎纖雙手抄兜的恣意瀟灑,魏曉小聲問:“纖纖你不怕嗎?”

黎纖挑眉:“都是假的,有什麼好怕的?”

“......”

假的也嚇人的好嗎?

“啊!”

幾人跟著黎纖往前,剛拐了個彎,耳邊又傳來一聲慘叫。

魏曉這次被嚇得一跳,也跟著害怕的大叫一聲,整個人直接就掛在了文語夕身上,禁閉著雙眼不敢睜開。

“快跑!”

“那邊有鬼!”

隔壁通道的尖叫聲,透過不隔音的牆壁傳到這邊來,格外嘈雜。

黎纖突然停住腳步,微動了下耳朵,眉心蹙起,眼底寒光乍現。

“砰!”

就在這時,幾人正前方的牆壁突然一聲巨響,一麵牆竟然直接倒了下來,裡頭穿出詭異的嗚咽聲。

魏曉直接嚇得跟文語夕抱在了一起,身子瑟瑟發抖。

黎纖眯眼,身子閃動,直接一腳把要落地的牆給踹了回去。

聽著後方傳來的那一聲悶哼,還有附近通道裡疊加起伏的慘叫聲,她眉心戾氣頓生,轉頭朝文語夕和魏曉道:“你們兩個原路退出去,不要再進來!”

“啊?”兩人一愣。

黎纖皺眉:“快點!”

斂著煞氣,語氣冷的嚇人。

魏曉從冇見過她這樣,反正聽著那嚇人的聲音,她也不想再往前,退出去無外乎是冇有優先權而已。

她拉著文語夕往後跑,退了兩步又回頭,緊張的問黎纖:“那你呢?”

“不用管我!”

黎纖看了眼左上角的監控,嗓音冷沉。

而後,還不等魏曉和文語夕兩人反應過來,身子一閃便不見了蹤影。

魏曉身子一僵,驚愕的瞪大眼睛:“是......閃現嗎?”

文語夕也滿目錯愕,突然地又想起,之前在洗手間聽到黎纖跟人通話。

還有後來,叢璐他們說黎纖離開訓練營那個夜晚!

僵愣在原地的兩人,被四周傳來的慘叫回聲給嚇回神,四目相對,心照不宣的抿緊嘴巴,拉著手飛快往外跑去。

——

鬼屋,監控室裡。

看著螢幕之中,不斷冒出的那些血淋淋的“惡鬼”,還有那些被嚇得驚恐亂竄的女生們,負責人愣了愣,轉身問另一個負責人:“不是說把恐怖的都減了嗎?”

這些女生來都嬌生慣養,隻是來體驗一下。

宋子言一早就跟他們說了不要太嚇人,他們就已經把嚇人的東西都撤了,留下的都是很溫和的!

可現在這......

另一個負責人臉上露出茫然:“我聽你的做了啊,這不是我安排的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