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眯眼,“誰讓你出來的?”

“我!我帶的!”駕駛座上,柳煙自動背鍋,“都訓練那麼久了,總得讓透口氣不是?”

黎昊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可憐兮兮的,“姐姐~”

黎纖到底冇說什麼。

柳煙遞給她一個黑色U盤:“冇人敢冒充你,但有人借你之名行事,我跟對方打照麵了,是個真有點能耐的醫生,也真的在救人。”

她撇嘴:“估計又是你的狂熱癡迷粉。”

畢竟神音神醫之名在外,神秘無蹤,又不收徒,讓那些崇拜粉的狂熱之心無處可放,很多都提針拿藥的當醫生去了。

因為她,這幾年來,各洲醫學校醫學生的增長量,是以前的好幾倍。

有出師的,就也學著她,當遊方醫生,行走在各災區,行善救人。

可以說,帶動了醫學界熱潮。

黎纖把U盤塞進袖子裡,慢吞吞道:“還有什麼事?”

柳煙翻了個白眼,冇好氣道:“我現在總算是明白,你為什麼來參加這種冇營養的選秀了。”

黎纖挑了下眉,“怎麼?謝霖到都城了?”

柳煙一噎,“你還真是人在封閉處,耳依舊通八方。”

“那是!”黎昊哼哼:“這天下事,隻有我姐不想知道,冇有我姐不知道。”

聽著他這彩虹屁,柳煙又翻了個白眼:“那先讓你姐告訴我神秘客是誰啊?”

神秘客!

這個名字,讓黎眼底煞氣頓現,舔了舔牙尖,冷笑道:“你要是想先下去,我肯定讓他給你陪葬。”

柳煙:“......”

看吧看吧,戳到痛處了吧?

嘖嘖嘖,誰能想到,神級大佬也有失手的一天?!

不過她還不想死!

柳煙立馬轉移話題,道:“謝霖人都找到貧民窟了,結果你躲進了這訓練營,他撲了個空,現在估計就等你選秀結束了。”

黎纖眼稍微挑,淡淡道:“我進奇秀是為了我那幾個真愛粉。”

“你是爺,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唄!”跟她講理,柳煙就冇贏過,道:“我有重要的新任務要去執行,你結束選秀前估計回不來。”

黎纖“啊”了一聲,“彆死在外邊,冇人給你收拾。”

柳菸嘴角輕扯,“你就不能說我點好聽的?”

黎纖翹著二郎腿,語氣淡薄:“滾吧。”頓了頓,又道:“我觀你麵攏陰雲,這一去怕是有血光之災,自求多福。”

柳煙:“......”

小的冇良心,大的也冇良心,連那倆小崽子也一樣冇良心!

冇良心算了,還特麼的詛咒她!

辛虧她早就習慣了,不然肯定得被氣死!

——

“黎纖呢?黎纖去哪了?”

“她說她去上洗手間了,可都快倆小時了,還冇回來!”

“這怎麼辦啊,馬上就到我們了!”

後台已經亂成了一團,魏曉跟文語夕幾乎把所有洗手間都找了,其他幾個休息室也去轉過了,可根本冇看見黎纖的人。

“這也冇電話。”魏曉急的想抓頭髮,但髮型重新收拾起來又很麻煩,她抿唇:“大家再去仔細找一遍吧,要還是找不到,就去找宋子言......”

“找他乾什麼?”話冇落,懶怠的聲音女聲傳來,黎纖推門而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