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榕宮,影音室。

螢幕上正播放著《奇秀105》的第二季第二期,舞台上的黎纖,緊身的黑色漏臍裝,工裝短褲,長靴束腿。

化了濃顏,在燈光之下明豔如妖,如一把勾人的刀!

氣場全開,又颯又酷,舞台炸裂,讓人震撼的挪不開眼睛。

看過現場,又看視頻,依舊震撼驚豔。

秦錚歎了一聲,咕噥道:“我都想做小嫂子的男友粉了。”

霍謹川看都冇看他一眼,盯著螢幕的那雙鳳眼,灰濛濛裡透著病氣,嗓音涼薄:“你最近似乎很閒。”

周圍空氣都突然降了兩度,莫名的,秦錚後頸一涼。

“不不不!”他下意識搖頭:“我很忙的,要盯著穀山那邊,還要喊著兄弟們拖家帶口的給小嫂子投票,可忙可忙了!”

反正否認就對了!

“啊!”根本不給霍謹川再說話的機會,他連忙又道:“我今天來是想說,穀山那邊傳來訊息,說那個神音是假扮的!”

女生的舞台已經結束,幾乎全場起立歡呼,連幾個導師都站起來了。

池焰一頭蓬鬆的金黃短髮,身上明藍色的牛仔外套很是亮眼,他是幾個導師裡最興奮那一個。

霍謹川眸子微眯,眼底閃過什麼,才斂回視線淡淡開口:“我知道。”

他親自去了穀山一趟,發現那不過是個陷阱而已。

秦錚蹙了蹙眉:“霍青然也派人去了穀山,但都空手而歸。”

霍老爺子這次一病,就算在黎纖手裡好了不少,但霍家大權未放,大房二房都想搶占先機,可又弄不死霍謹川這個病秧子,就隻能從老爺子下手。

若找到神音,說不定就可以直接繼承霍家大權!

“最近找神音的人好像比之前又增加了好幾倍。”他皺眉,“你說,小嫂子到底是不是神音的徒弟啊?”

霍謹川曾跟那個搶照片的人打過照麵,對方還差點一把刀帶走他的命。

銀針做武器。

還是個年輕人。

先前,他確定那是神音。

但現在,突然又有點不確定了。

黎纖是幽狼,這一點,早在很久前郵輪上他就確定了。

幽狼是神盟最厲害的黑客。

神音背後也有個厲害黑客。

如果說黎纖是神音徒弟,當初神音出現在貧民窟,背後黑客,照片的事徒弟替師父遮掩......

一切也就說的通了。

螢幕上,黎纖的節目已經全部結束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離開影音室,神色懨懨,聲音淡薄:“都城最近出現了一批神秘人。”

“我正要跟你說這個,”秦錚接過江格遞過來的水喝了一口,“這批人我查不到來曆,隻聽下邊盯著的人稟報,他們一直在貧民窟那邊徘徊。”

貧民窟?

難道也是為了找神音?

江格突然道:“黎小姐會不會跟這事有關係?”

秦錚微愣:“這個應該不會吧?”

他可是在貧民窟把黎纖過去打聽的一清二楚,跟黎昊相依為命,貼膜賣菜,過去各種可憐的不行。

是神音徒弟,這件事要坐實都很驚人的好嘛?

霍謹川鳳眸半眯,蒼白的手指劃著手機螢幕,淡淡道:“不會。”

可惜了,上次隻差那麼一點兒,就抓到了神音!

“可是......”秦錚腦子終於也轉起來,他思索著:“小嫂子那個仙丹到底從哪來的啊?諾亞工業應該不可能把還冇成功的實驗藥拿出來賣吧?”

黎纖的很多表現都是所查資料裡冇有的,看來深藏的秘密不止一個。

霍謹川抬了抬眸,眸光很淡,嗓音飄渺:“先盯著那批人吧。”

——

一場雨,讓季節徹底入秋,山島的氣溫直線下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