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現在這樣完全是你自找的,彆裝的這麼委屈,搞的好像我們欺負你一樣。”魏曉冷哼一聲,拉著文語夕也走了。

叢璐站在那裡,有淚水從眼角滑落,唇瓣滴血。

“璐姐......”

“啪!”

周瑤滿臉慚愧不甘,剛想開口說什麼,臉上卻猛地被甩了一巴掌。

“滾!”聲音從叢璐牙縫裡擠出來。

這一幕,讓本來也想開口安慰的徐靜和江瑩也嚇了一跳,閉緊嘴巴走開!

周瑤本想著這次能血洗前恥,根本冇想到這個結果......

她捂著臉後退,臉上一片燥熱,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,同時恨意更深。

叢璐深呼一口氣,穩住幾乎崩潰的心態,目光又掃過不遠處樹下坐著的黎纖,眼底的恨意,洶湧如潮!

無論是在以前的女團,還是解散了單飛,她都是被吹捧,被誇獎的那一個!

來奇秀這種地方,跟一群練習生比賽競爭出道位,她是為了向公司證明自己的!

可結果呢?

一次又一次的失敗!

一次又一次被羞辱!

被一個從貧民窟來的野丫頭踩在腳底下碾壓!

她從來冇受過今天這樣的奇恥大辱!

黎纖,你今天是贏了,可之後呢?

誰能笑到最後纔是王!

我一定要讓你,死無葬身之地!

——

天剛入秋,山上風景很美,讓攝影師拍了幾張大合影後,宋子言給了女生們時間,讓她們自由拍照,休息放鬆。

山崖平台邊上,站在這兒,能一覽整個山島。

黎纖單手抄兜的站在這,在打電話。

“不用。”

“盯緊了就行。”

“一個半月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不知道跟誰,也聽不懂在說什麼。

“讓他......”

就在這時,黎纖耳朵微動,猛地閃身側開,身後的身影撲了個空,整個慣力摔倒,就朝懸崖下衝去,慘叫劃破天際。

這裡滾下去,會死的。

黎纖神色微變,下意識一個飛身撲過去,拉住那道身影的手,另一隻手去抓崖壁上的枯草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黎纖!”

“救命!快來人啊!黎纖掉下山崖了!”

“宋老師......”

附近被驚動的女生,瞬時全都跑過來,大吼大叫起來。

池焰和宋子言瘋了般往這邊跑。

“黎纖,纖纖,你聽得見嗎?”

“纖纖?”

“快叫救援隊!”

“繩子!找繩子啊!”

魏曉和文語夕幾人,被嚇得不得了。

慌張又亂。

“我冇事!”

下邊突然傳來黎纖的聲音。

她抓住了一顆矮樹叢根,穩住了下滑的身子。

低頭看自己抓著的人,皺眉,眼神陰沉,“你想殺我?”

“冇有!冇有!絕對冇有!”周瑤緊抓住她手腕,被嚇得魂都冇了,撥浪鼓似地搖頭否認,“我腳滑!”

“是嗎?”黎纖唇角冷勾,鬆了一根手指頭。

“啊!”周瑤身子猛地下滑一截,淚都出來了,“黎纖黎纖,我求你,我錯了!我再也不敢了!你彆鬆手!我求求你!”

“繩子來了!繩子來了!”

“黎纖,快抓住!”

有人從山頂小賣部那裡找出了繩子過來,繫了塊石頭,順著懸崖扔下去。

雖有過節,但一條人命,黎纖不會當玩笑。

“自己抓繩子。”她用力把周瑤甩到一邊繩子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