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纖纖,你怎麼不走了啊?”都已經跑到上邊的魏曉又跑回來喊她。

“來了。”黎纖應了一聲,低垂著頭繼續往上走。

柳煙嘖笑道:“祝我們殿主率先達到頂峰,永冠第一?”

“滾。”黎纖眉目冷燥,眼底殺意瀰漫。

柳煙幽幽一聲歎,“用人時寶貝長寶貝短,不用時一句一個滾,真是個渣女。”

宋離直接捏碎了耳麥。

聽著沙沙聲,柳煙心疼的直抽抽,去找黎昊控訴,“你姐真是個敗家玩意!”

“你放屁!”黎昊哼哼,“我姐可摳門了。”

摳門?黎纖摳門?

這個最新型隱形耳麥,單製造成本就六位數朝上的好嗎?

在她手裡跟不要錢的鈕釦一樣,通話一次毀一個!

柳煙又笑又氣,懶得跟這個護姐腦計較,敷衍道:“是是是,你姐最摳門行了吧!”

好像摳門是什麼優良品德一樣!

——

雖然不知道這次前三名的獎勵是什麼,但那也是第一,也是獎勵,一群女生表麵埋怨,實際上也都較著一股勁兒。

暗暗比拚。

但因一開始衝的太快,到了後期根本就冇力氣了,三兩紮堆的坐在轉階台的木椅上,地上,粗喘著氣,唉聲怨氣著。

“啊!累死我了!”

“我感覺我不是來參加選秀的,我是來參加變形計的!”

“這到底是誰想的主意啊?”

黎纖戴著頂鴨舌帽,雙手抄兜,一步一步的邁著台階,走的不急不緩,跟漫遊散步一樣,氣不喘心不跳的。

氣場自成方圓,挺酷的。

等她從眼前走過去,付微才小聲問旁邊幾個女生:“你們說,她最後能不能成團?”

“誰知道呢。”

“不過我聽說,這節目有內定......”

“噓,心裡知道就算了,就彆說出來了,小心攝像!”

這團建也是會被剪輯進節目裡的,她們討論的很隱晦。

這幾天他們不少人都被黎纖給折服了,但叢璐的後台很硬,黎纖就算現再厲害,也不一定能鬥過。

最後的成團位,危!

不過止不住好奇。

魏曉本來在前頭,等她休息了一會兒,想回頭去找黎纖,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,黎纖已經在上邊了。

“纖纖!”

魏曉拉著文語夕追上來,臉蛋通紅,雙腿發軟,氣喘籲籲的問:“纖纖,你都不累的嗎?”

黎纖挑了下眉:“不累。”

魏曉:“......”

文語夕拉著魏曉的衣襬,一步一步的往上挪,說話都虛:“黎纖,你有什麼......爬山的......訣竅嗎?”

黎纖放慢了點速度,搖頭:“冇有。”

“那你......”

“練出來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這是得怎麼練,才能爬了上百階的樓梯,還心不跳氣不喘的?

“啊!我不行了!”黃燦一屁股蹲坐在石階上,灌了幾口冰水:“我要再休息一會兒!”

文語夕和魏曉拉她:“這才走幾步啊,前三到頂有獎勵,對下期節目有優勢,你就不想要嗎?”

“想。”黃燦坐著不動,滿頭的汗:“可我更想要命。”

“廢物!”

話剛落,就聽見一聲不屑冷笑。

幾人抬頭望過去,就見是叢璐和周瑤他們那群人。

話是周瑤罵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