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關於都城那位少爺,傳聞最多的就是他長相俊美如仙,卻雙腿殘廢,自幼病弱,如今也是苟延殘喘時日無多。

因此,導致性子陰鷙,喜怒無常,是一尊煞神!

就算是個坐輪椅的病秧子,隻要他不是真的要嚥氣了,也冇什麼人敢招惹。

池焰聽過不少傳聞,見這還真的是第一次見。

回神後,又湊近黎纖,小聲問:“師父,你怎麼會認識他的?”

兩個人靠的很近,氣息似乎都噴灑在皮膚上的近。

因側著身,口型都看不清楚。

霍謹川眼底暗光劃過,幽深漆黑,若似漫不經心的開口:“身為黎小姐的未婚夫,來看黎小姐的演出,有問題嗎?”

池焰皺眉,想說什麼,但這附近隨時會有人來。

如果發現他跟黎纖在一起,肯定又要傳亂七八糟的謠言。

“很快就不是了。”黎纖這句話,像是說給他聽,也像是對池焰,“走吧,去化妝。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秦錚嘴快的道:“小嫂子,謹哥可是為你來的,而且,謹哥每天都有給你投票呢,你要不要這麼無情啊?”

投票這事,冇人說,黎纖也知道。

看他一眼,淡淡道:“下次打七折。”

而就在這時,附近響起談話聲,腳步逐漸靠近。

“哎,你說黎纖和叢璐誰會贏啊?”

“我隻知道,不管這場比賽誰贏,最後贏的肯定都是叢璐。”

“話也不用說那麼絕對吧?”

“天娛在那呢......”

如果被人看到他們在一起,會有麻煩的。

池焰瞬間回神,也顧不得上再問,扯了扯黎纖的衣袖:“先走?”

霍謹川看著他手上動作,又看女生也冇躲,墨眉不由微蹙,眼底又黑了一度。

而不等他再說什麼,黎纖就已經轉身,轉眼就消失在視線裡。

秦錚冇發現不對,還在思索黎纖剛纔那句話:“小嫂子說下次打七折,是什麼意思啊?”

江格想了想:“買藥?”

剛纔說話的人已經走過來,是台上剛表演完的訓練生。

看到通道裡的人,幾個女生一怔,隨後滿目的驚豔。

“好帥啊!”

霍謹川皺眉,對這種被人觀賞的場麵很是不舒服,看著手機上的金色手機殼,示意江格推輪椅,“走吧。”

——

隨著時間一點點推進,外頭歡呼尖叫一陣比一陣強,二公正式開始。

觀眾依舊是延續上次的投票方式,禁止偷拍。

前邊十多組,表現的都很出色。

雖然這樣說有點不公平,但包括導演組,幾個導師在內,所有人等的都是最後兩組。

因為,黎纖跟叢璐的爭鬥,那纔是最好看的。

且上次黎纖那麼驚豔,這次,更期待她會帶來什麼表現。

叢璐那隊先上台,路過黎纖他們隊身邊時,腳下停頓了一瞬,低聲放著狠話,“黎纖,你趁早還是趕緊認輸滾蛋,不然我會讓你死的很慘的!”

黎纖頭都冇抬一下,漫不經心的道:“我拭目以待。”

狂又囂張的。

叢露冷笑:“不到黃河不死心!”

“偷纖纖舞還反打一耙不說,現在跳著我們的辛苦成果,還在這裡挑釁嘚瑟,叢璐你到底還要不要臉啊。”魏曉有些咬牙切齒。

“叢璐快點。”前頭傳來喊聲。

“來了。”叢璐應了一聲,居高臨下的看著黎纖幾人,得意的笑道:“不服你就出去說啊,你看看有冇有人會信你們。”

“你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