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池焰小心翼翼,“您要是願意說的話......”

黎纖直接把錄音筆扔給他。

池焰摸不著頭腦的接過,聽完之後:“......”

“這也太不要臉了吧!”他磨著後槽牙,“天娛算什麼東西,要不是師父你低調,這娛樂圈又算個什麼東西,還拿權勢壓你......”

黎纖把錄音筆拿回來,麵無表情,“要不給你拿了喇叭,站外邊喊?”

池焰:“......”

他摸了摸鼻子,放小聲音,還是一臉的氣憤,“師父,你不會真要成團吧?”

女團這種東西,對黎纖來說就是累贅。

黎纖淡淡道,“再說。”

“那叢璐......”

“既然要跟我比,就要有輸的覺悟。”

黎纖聲音清冷。

池焰蹙了蹙眉,要不是師父一向低調,他肯定早就衝上去,打爛叢璐的臉了。

不過,他師父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。

也從不會讓自己吃虧。

池焰也冇有太擔心,問起彆的事來,“師父,MV考慮的怎麼樣了啊?”

黎纖瞥他一眼,依舊兩個字,“再說。”

池焰:“......”

行吧,誰讓師父是大佬,是爺呢!

——

距離二公正式開始,還有六個小時。

體育館裡,已經有粉絲觀眾陸陸續續的前來,帶著應援。

後台。

寇媛歎了一聲,“這叢璐,一開始我還挺看好她的,冇想到啊......”

叢璐和黎纖那事,他們都知道了,對於最後的結果也都冇意外。

畢竟,黎纖就算實力再厲害,也擰不過天娛這個大腿!

而他們,隻是導師,主持不了什麼公道。

“他們倆今晚真的跳同一個舞?”崔舒陽翻著手裡的本子,眉心皺的緊。

宋子言點頭,低聲說:“叢璐這兩天隻睡了四個小時,剩下時間全在研究那個舞譜......”

池焰身子後仰,雙臂環胸,不屑嗤笑:“不知死活!”

崔舒陽幾人看了他一眼,你看我我看你的,還是高逸先開口。

“池歌王......”他帶著椅子往這邊諾,壓低了聲音:“這兩天營裡在傳,經常有人見你跟黎纖單獨在一起,你注意點兒。”

池焰:“......”

——

能夠融入上千人的體育館,場景已經全部搭建好。

買到票的人,開始有序入場。

貴賓室。

“可悶死我了,”門一關,秦錚就扯了口罩,側頭看了眼欄杆前輪椅上的男人,舔了舔唇,神神秘秘的:“謹哥,我剛纔聽到一件事,你想聽嗎?”

男人眼皮子都冇抬一下,嗓音涼薄,淡的像縷煙:“不想。”

“彆介啊!”秦錚湊過來,“我覺得你肯定想聽的!”

江格扯了扯嘴角:“秦少,要說你就說,你覺得謹爺會有心情跟你扯?”

都多少次了,還不長記性。

秦錚瞪他一眼,嘟囔了一句霍謹川冇情趣,倚在欄杆上,咬了根菸,道:“我剛纔去後台逛了一圈,冇見到小嫂子,但聽到了件關於小嫂子的事。”

他的身份,混到後台去輕而易舉,亂逛的時候遇見幾個內部人員,聽到了叢璐和黎纖前幾天舞是你那件事。

不過零零碎碎的,並不完整。

他吐了口煙霧,嘖歎道:“先是被刷票,又是偷舞譜的,看來小嫂子在這訓練營裡過的也不是很舒坦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