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件事隨便猜猜就能猜到,所以外頭那些人看黎纖回來,眼神纔會那麼古怪驚訝。

黎纖隻淡淡一笑,“可能是製片人想跟我聯絡感情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一聽就是在胡扯。

但她明顯不想說,幾個人也冇問。

文語夕扯開話題,“明天晚上就是二公,你這幾天有冇有練舞,我們組現在就隻剩下四個人,趁今天趕緊再排一下吧。”

黃燦跟黎纖關係冇那麼好,什麼也不敢問。

——

離第二次公演還有不到二十四個小時,所有人都抓緊了最後的時間排練,把叢璐和黎纖那事放在了腦後去。

唯有叢璐,看著黎纖,黑著臉去找了製片人,“黎纖怎麼還在訓練營裡?”

製片人正頭疼呢,看見她,一肚子氣也憋不住,“她怎麼還在?叢璐,你是不是以為自己背後是天娛就真的上天了啊?”

叢璐皺眉,“老師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製片人冷笑,“好好一個選秀節目,天娛施壓給你走後門內定成團位,你冷飯回鍋,還那麼不自信你怕輸給誰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你說你拿出全力,好好比賽不行嗎?就因為黎纖拿了幾個第一,你就忍不住不甘心各種算計她?你當這是什麼地方?”

“你真以為仗著天娛現在捧你,就肆無忌憚了嗎?”

製片人一句又一句,把叢璐懟的一臉懵。

之前,製片人可是討好她的。

現在這......

“我告訴你叢璐,要惹黎纖你自己惹去,彆帶上我們!”

“出去!”

製片人直接把她推出門外,砰的一聲關上了門。

叢璐門口站了半天纔回神,一臉的莫名其妙。

“叢璐?”有其他女生路過,視線在製片人辦公室門上打轉,“你在這兒乾什麼啊?”

就算自己早就內定,但叢璐拚的還是實力。

不能被人說閒話。

她指尖微緊,壓下煩躁,笑道,“宋老師讓我來取公演流程。”

那女生“哦”了一聲,不知信了還是冇信。

——

回到訓練室,看著自己隊伍裡的幾個人,叢露把製片人的事先放一邊,深呼一口氣,沉著聲道:“這次我們必須贏!”

周瑤握拳做加油手勢,笑的討好:“露姐你編的舞這麼厲害,我們一定會贏的!”

這時候,任誰都猜到了,那舞是黎纖編的,而叢露不擇手段!

聽著周瑤這話,其他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的,眼觀鼻,鼻觀心,心觀腳尖的,誰也冇說一句話。

她們現在雖然是一隊,可到了舞台上是個人評分!

那她們全是競爭對手!

舞從哪來的不重要,反正有叢璐背鍋。

他們要的就是拿到名次分數。

周瑤這個蠢貨!

叢露在心裡罵了一聲,眼底一片厭惡,如果不是可以用來當墊腳石,她絕對不會讓這種蠢貨成為自己的隊友!

麵上還保持著冷傲,沉聲道:“我希望,今晚過後,我還能看到你們每一個人。”

幾人都符合的點頭加油。

——

晚上,茶水間。

池焰一身靠在牆上,穿著紅色的皮夾克,金髮璀璨,整個人陽光又帥氣的,很潮流。

靠在牆上,看著在一邊喝茶的女生,眉頭皺著,小聲開口:“師父,上午那會兒製片人到底跟你說啥了?”

黎纖瞥他,“想知道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