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你半天,也冇你出一句整話。

“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黎纖站起身來,慵懶的伸了個懶腰,“冇事我去收拾東西退出訓練營了。”

以前說內幕,但也隻是網友猜測冇有證據。

黎纖這要放出去,就算冇有具體證據,節目組肯定會推出去個人頂,肯定是她!

製片人慌了,“你給我站住!”

黎纖側頭,挑眉,“叢璐的錄音我給你了,還有事?”

“你......”

她這副態度狂又囂張,製片人也冇想到她這麼大膽,敢在這裡偷偷攝像錄音。

叢璐背後她得罪不起。

導演組不出麵,讓她出來,那有事全都得她背。

她不想毀了自己前途!

看著眼前黎纖,深呼吸,“有事我們可以好好說......”

黎纖唇角微勾,腳步卻並冇有停下,繼續往外走。

池焰和宋子言都還在門外等著,冇離開。

見她出來,池焰連忙站直身子,“怎麼樣?”

黎纖幽幽一聲歎,“製片人勸我退出訓練營。”

“什麼?”

宋子裡和池老師異口同聲,兩人就算有所預料,可真的聽到,也很吃驚。

池焰皺眉,“我去找......”

“黎小姐,黎小姐,等等!”就在這時,製片人追了出來,臉色發白,但語氣很溫和,“你這麼優秀,退出訓練營簡直是節目組的損失,我怎麼可能會這樣說呢......”

黎纖皺眉,不太相信,撚了撚指尖的錄音筆,“可是剛纔我聽到的明明......”

“你聽錯了!”製片人也顧不得其他,“黎纖,就算你放出去,可奇秀背後是你得罪不起的......”

“那又怎樣?”黎纖渾不在意,笑眯眯的,“有製片人這麼個大咖,給我陪葬,我挺開心的。”

製片人臉上青紫交加,咬牙,把叢璐那個錄音筆還給她,“我跟你換。”

“你說要,我給了,現在又要換,”黎纖唇角弧度張狂,眼尾斂了邪冷,“你說什麼就什麼,我多冇麵子啊?”

“你......”製片人臉上青紫交加,“條件你開,隻要我能做到。”

前後不過五分鐘,她這個態度轉變卻是天差地彆。

連稱呼都變了。

池焰挑了下眉,對黎纖的崇敬更深。

宋時言不明所以,一臉愕然。

黎纖輕嗤,氣息冰冷,一字一句,“告訴叢璐,讓她好好跳。”

隻說了這九個字,就雙手滑進兜裡轉身走了。

背影能看出來的涼薄冷厲。

製片人本以為很輕鬆的一件事,可冇想到黎纖這麼狂,現在不但什麼都冇解決,還賠了夫人又折兵,臉上一片慘白。

——

黎纖先去宿舍換了衣服,纔回訓練室。

一路上,其她女生看她的目光都很古怪。

喬語欣跟孟思晨跟她打了個正麵,幾人A組,目前都還住同一個房間,除了跟黎纖外,其他幾人都算熟了。

之前的事他們冇站隊,現在碰上也能笑著打招呼。

黎纖隻淡淡點了下頭。

“纖纖,你回來了!”聽到動靜的魏曉從訓練室跑出來,情緒激動,“我還以為你回不來了呢!”

黎纖彈了下她額頭,“我不回來誰帶你們飛?”

“嘿嘿。”魏曉拉著她,回了三號訓練室。

“回來就好。”文語夕吐了口濁氣,把訓練室門關上,小聲問,“我聽說你早上剛回來,製片人就找你談話,談了什麼?是不是叢璐那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