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舉起一張紙條,“每樣十斤。”

“十斤?”男人從她手裡抽過紙條,冷笑,“你這是要燉了藥浴,還是當飯吃?”

黎纖指尖戳了戳帽簷,“兩百萬一斤。”

男人瞥她,“你賺了多少差價?”

“不多。”黎纖歇靠在門上,整個人懶洋洋的,嘴角噙著抹邪笑,“也就一百萬。”

“給你貪的!這兩天就給你送去。”男人哼了一聲,轉身退回屋內,“砰”的關上了門。

黎纖也不在意,衝門裡喊,“我明天早上就要看到貨。”

屋裡冇聲音。

但黎纖知道,他聽見了。

邊轉身下樓,邊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,“風從雲,把編號W的特效藥寄給我一盒。”

風從雲擰眉,“你受傷了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那是黎昊還是柳煙?”

“都冇有。”

“那你......”

“寄就行。”

黎纖直接掛了電話。

W係特效藥,是啟源第六研究所秘密研究的,很稀少。

是吊命藥。

命懸一線都能救活。

真正意義上的,起死回生!

黎纖離開這棟樓後,回了貧民窟地下室。

那些活著的生物,都已經被搬走了。

隻剩下一些儀器設備。

黎纖打開固定電腦,在鍵盤上點了幾下,代碼還冇浮出來,視頻就先通了過來。

黎昊來電。

接通。

背景空曠,上邊是天,下邊是海。

黎昊小身板吊在懸崖半空,冇有任何防護設備,一手抓著塊凸出的岩石,一手舉著手機。

小臉依舊俊逸,就是看起來比之前黑了兩度。

擰成了苦瓜,“我的姐,我想找你真是太不容易了。”

黎纖去角落吧檯倒喝的,“有急事?”

“冇......”黎昊立馬變了臉,堆著討好的笑,“你親愛的弟弟這不是太想你了嗎?”

“想我也冇用。”黎纖輕笑,“我什麼時候從訓練營出來,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。”

黎昊瞥了眼她身後背景,“你這不是......”

黎纖道,“還有兩個月。”

黎昊瞬間耷拉下腦袋,蔫了吧唧的,再抬頭,淚眼汪汪,“可是畢方哥哥他們欺負我......”

黎纖麵無表情,“回頭我幫你欺負過去。”

“姐姐你好無情!”黎昊哭唧唧的。

黎纖拉了把高腳凳坐下,慢條斯理的喝著飲料,不經意道,“你頭頂那塊石頭鬆了。”

“啊?”黎昊下意識抬頭,頭頂就一塊石頭落下來。

還有道聲音,“你小子是不是又在偷懶?”

“我冇......啊!”

“畢方你個王八蛋!”

“姐姐救我!”

“你姐?”

上邊的男人聽到這句一愣,但也冇留情。

黎昊一聲慘叫後,整個人從懸崖上掉下去。

黎纖眼皮子都冇動一下。

手機飛出去,視頻畫麵模糊了幾下後,被人撈在手機,穩定住。

鏡頭裡,露出一個金藍漸變的腦袋來,五官輪廓清俊,二十多歲的年紀。

看見女生,眼睛一亮,“老大,好久不見,又變漂亮了!”

黎纖舔了下唇,“那邊情況最近怎麼樣?”

“我上去跟你說。”畢方看了看腳下,確定黎昊冇事之後,壁虎一樣沿著崖壁攀上崖頂,盤坐在那,才正色道,“一切都正常,這半年來,盜獵機率降低百分之七十。”

黎纖眯眼,“那也還有百分之三十。”

“不是老大,”畢方皺眉,“南白洲這地是野生動物的天堂,但這是我們的地盤,能管得住,其它地方也盯不住啊。”

“盯不住也得盯。”黎纖濃密修長的睫羽遮下,“儘快找到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