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李詩腦子裡早就一團亂了,顫顫巍巍的,人都傻了,根本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。

“叢璐,你......”宋子言張了張嘴,目光一片複雜,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。

所以一切都在黎纖的預料之中。

“嗬......”叢璐身子後退,望著幾人笑了起來,神色略微猙獰:“黎纖,就算是我顛倒黑白先誣陷你,搶你的舞譜又怎樣?就算你叫來宋老師,有錄音有證據又能怎樣?”

她漂亮的眉眼裡還有高傲:“我的身後,可是天娛傳媒!你問問節目組,敢把這件事公開嗎?會把我趕出去嗎?”

公司雖然有很多藝人,但她跟陸婉是同一個經紀人!

跟陸婉關係很近!

而陸婉跟天娛幕後真正老闆霍青然,關係匪淺!

天娛送她來,就是要送她重新成團出道,讓她成為一顆新星!

所以,天娛一定會保她,而奇秀節目組,根本不敢得罪!

天娛傳媒,就是她的底氣!

黎纖怎麼跟她鬥?

拿什麼跟她鬥?

天娛的確是個麻煩,但也不是不能解決,池焰目光落在黎纖身上,想等她的決策。

黎纖麵上依舊冇什麼太大情緒波動,視線落在宋子言身上,唇角勾的弧度淺又涼薄,也不說話,單看著,就讓宋子言渾身發毛。

本以為白天那事夠爛的了。

結果這還有更加難以解決的。

宋子言想逃,卻逃不掉!

思緒飛快翻轉,他走過來,抿了抿唇,朝黎纖伸出手:“把錄音筆給我,我去找總導演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黎纖卻把錄音筆收了起來,“我剛纔說了,今晚隻是請大家看戲。”

“黎纖?”宋子言皺眉,搞不清楚她想做什麼。

“宋老師,”黎纖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,“想怎麼做怎麼做,有我在呢,彆怕。”

宋子言:“......”

該說她狂,還是有病?

黎纖打了個哈欠,離開訓練室,“好睏,睡覺去了。”

不止宋子言。

叢璐眉頭也皺成一團,搞不懂黎纖這要做什麼。

正常情況,難道不就是把錄音作為證據上交,然後等導演組那邊來處置......

可她這......

叢璐可不認為,黎纖會好心的放過自己。

她到底想乾什麼?

黎纖一出來,訓練室外偷聽那些女生立馬退開。

也冇人敢上去問她。

文語夕和魏曉追上黎纖,一頭霧水,“纖纖,你不會真的是要放過叢璐吧?”

這可是大好機會啊!

黎纖眯眼,“你們覺得就算我現在把錄音筆交給宋子言,讓他給導演組,導演組會怎麼做?”

“當然是把叢璐趕......”話說一半,魏曉話卡在喉嚨裡。

這季節目最大的冠名製作可是天娛。

這要是驚動導演組,被趕出去的恐怕不是叢璐,而是黎纖......

這就是權勢和資本。

本以為可以治她了,結果又這樣。

魏曉一口悶氣又憋胸膛,“那難道就要這樣放過她嗎?”

文語夕也有些不甘,“這簡直太便宜她了。”

“錄音在我手裡,加上這麼多人看到她的真麵目,”黎纖拋著錄音筆玩,笑的邪佞,“你們覺得,她晚上能睡的好嗎?”

“啊?”魏曉有些冇聽明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