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外場公開投票榜,奇秀營內部也是都知道即時數據的。

周瑤先前受辱,現在終於找到機會出氣,在人群裡起鬨冷笑,“我們辛辛苦苦那麼久,結果因為黎纖一個人,把我們的票全都清零,這不是欺負人嗎?”

“什麼叫因為黎纖一個人啊?”魏曉皺眉:“黎纖也跟你們一樣在訓練營,她也不知道,她也是受害者好嗎?”

“受害者?我們纔是受害者好吧?”

“要早知道這季有她,我肯定不會來,真是倒黴!”

“黎纖還倒黴呢,遇見你們這樣一群......”

“彆吵了,導師來了!”

看魏曉一人在那舌戰群生,文語夕低聲喊了一句,然後拉著她離開這個訓練室。

魏曉還是氣不過:“鏡頭前一個個都跟失散多年親姐妹似地,鏡頭後呢?全是背刺高手!可數據榜出問題也不止纖纖的啊,也不知道哪來的底氣嗶嗶......”

“算了吧!”文語夕歎氣,小聲說:“我之前聽說,叢露和孟思晨是內定的......”

這個事其他人也聽過,可就算是捕風捉影,也是先有風。

“打起來了!打起來了!黎纖跟叢璐打起來了!?”

前頭那個訓練室,突然傳來隊友黃燦的大叫聲。

“打起來了?”

魏曉和文語夕一愣,然後拔腿就朝訓練室跑去。

“我說你們三個怎麼連我們的意見都不問,原來是偷叢璐的啊......”

“黎纖,我們知道你很厲害,可你就算想贏叢璐也不能這樣吧?”

“黎纖,我們那麼努力就是怕被淘汰,我們都想走到最後,本來就夠難的了,你怎麼還要這麼害我們?”

“我真是看錯你了!”

訓練室裡,其他人的話一句又一句,失望至極。

其中還有他們同隊隊友。

叢璐冷笑,滿身傲然,“黎纖,你的隊友都這樣說了,你還不承認嗎?”

黎纖雙臂環胸,神色冷淡,“證據呢?”

“黎纖。”胡雪兒開口,聲音柔柔的,“叢璐要真拿出證據,你會被通報趕出奇秀營的,你現在把舞譜還給她,然後道個歉,這事說不定就過去了......”

聽起來是為黎纖著想,可實際上包藏禍心。

魏曉正好聽見這句,跑過來把黎纖護在身後,冷笑道:“要你在這裝什麼假好心?”

胡雪兒臉上笑意一僵,眉頭微蹙,“我這也是為黎纖著想。”

“著什麼想,你......”

“魏曉!”

魏曉正想反駁,被古麗雅一把抓住,拽到了後頭。

“是這樣的,黎纖在帶我們排練,叢璐突然帶著人進來,說是黎纖偷了她的舞才編的舞譜......”

然後就有了這麼一幕。

“偷舞譜?”本來就剛在周瑤那受了氣,這會兒又聽見這事,魏曉實在忍不住了,“這舞蹈是我,語夕和纖纖一起熬了兩個大夜編出來的,也有詢問其他人意見。

剛開始排,就變成了之前輸了你不服?

背後煽風點火罵黎纖我們冇給你計較,現在說黎纖偷你舞譜,叢璐你要不要臉啊?”

“詢問隊友意見,你的隊友可不是這樣說的。”徐靜冷笑,看向席九那個小組裡一個叫李詩的女孩。

一個小組五個人。

他們這組,除了黎纖,文語夕和魏曉,另外兩個就是李詩和黃燦。

李詩眼裡閃過掙紮,但還是站出來,道,“這舞譜,是他們三個編的,冇問過我們意見。”

黃燦一臉不可置信,“李詩,你為什麼要說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