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低垂著眉眼,讓人看不出情緒,看了眼唱片,拿了一邊的吉他抱在懷裡試了下弦,淡淡道,“時間不多,先扒曲,排舞吧。”

“行了,我們倆就彆在這兒焦灼了,相信纖纖!”

文語夕笑笑,衝另外幾個人招手過來,準備先分詞。

——

“你說黎纖能不能走到最後?”

“我看懸。”

挨個訓練室看他們的崔舒陽和寇媛,看完黎纖他們後,站在門口小聲交談著。

這個選秀是看人氣的,實力再強,最後還是要看數據。

雖然首次公演票數超高,k可這個選秀規則,外場公開投票,超過五百萬票才能進入決賽。

黎纖的情況,黑粉五千萬都有。

真愛粉?

五百萬有點異想天開!

“其實我覺得她走不到最後也挺好。”從隔壁訓練室出來的高逸說了一句。

從起初對黎纖的不滿和歧義,到現在他們幾個導師已經完全被征服。

黎纖的實力,不弱於他們任何一個人,在這裡選女團,實在是有些太屈才,太大材小用了!

“那要看她自己想不想,說不定會有奇蹟發生呢?”池焰也過來了,看著裡頭角落裡坐著的女生,眼底星光閃爍。

人氣這種東西,隻要她想,絕對不會輸。

——

次日中午。

吃完飯出來,黎纖回了趟宿舍,放在枕芯中的手機主頁麵上有個紅點。

她點開,輸入密碼,有訊息彈出來。

[神盟跟都城霍家霍謹川有過節,幾次拒單之後,霍謹川那邊碾轉幾次,從地下盟的聽風樓買到了我們訊息,三十億,請神音出山。]

上次不著痕跡的給霍謹川把了個脈,有先天不足造成的病弱,卻也有這些年所服用藥物的侵蝕,他的五臟已經開始**。

但是,他體內又有一股很奇怪的氣,因把脈世間太短,黎纖冇能確定到底是如何。

垂眸想了想,黎纖回覆:[兩個月後。]

從宿舍回訓練室路上,迎麵碰上池焰。

池焰金黃的頭髮蓬鬆,穿著白襯衫,陽光活潑的帥氣,看見黎纖,眼睛一亮,半個多月了,他都冇能找到時間獨處說私話。

現在見四周冇人,走過來,笑眯眯的開口:“師父。”

黎纖瞥他一眼,“你來這兒乾什麼?”

池焰嘿嘿一笑:“師父你都來了,我能不來嗎?”

一心做音樂從不接綜藝的他,這次一改常態突然接了這種選秀節目導師。

隻是因為,他聽說黎纖要來。

有些事池焰也想不明白,他湊近了一點兒,小聲問:“師父,你怎麼會屈尊降貴的突然想著來這種選秀節目啊?”

“有夢......”

“彆糊弄我!”

聽到這倆字池焰都猜到她要說什麼,連忙開口反駁她!

夢想?

節目組邀請?

她要是想,早就成世界著星了好嗎?

黎纖哂笑一聲,嘖歎道:“為了粉絲,為了經紀人和公司。”

池焰:“......”

反正就是不肯說實話,花樣糊弄他唄?

“不說就不說,”他不信黎纖這說詞,想起另外一件事情,眼裡帶著期待:“師父,你既然重回娛樂圈了,我過幾個月出新歌,你能出演我的MV女主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