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錚拉小的上車,本來是為了誘惑大的,結果大的直接扔下小的走了。

偏他們還不能不管小的,一路上,秦錚鬱悶的不行。

反觀黎昊,看什麼都稀奇的不行,嘴裡不斷感歎著:“豪車真好啊!”

秦錚瞥了眼旁邊陰鬱似乎更深的爺,坐到了黎昊身邊去,似不經意的問:“你跟你姐一直都住在貧民窟嗎?”

黎昊點頭:“是啊。”

秦錚眼睛微閃:“你姐被陸家認回去,那陸婉纔是你親姐姐吧?”

就陸家那點把戲,能騙過彆人,騙不過他們。

黎昊點頭:“是啊。”

霍青桐也好奇了:“那陸婉不認你,你就不難過嗎?”

黎昊疑惑:“為什麼要難過?”

霍青桐:“......”

為什麼有種聊不下去的感覺?

聽著秦錚在那無意義的套話,霍謹川垂眸看著自己的被毛毯蓋住的雙腿,眼底一片不明情緒的暗沉。

“臥槽!”

突然間,秦錚嘴裡突然一聲爆喝,給開車的江格都嚇得一激靈,手上差點打滑。

霍謹川抬眉瞥他,眸光清冷。

“它它它......”秦錚身子擠著霍青桐往一邊挪,指著黎昊手裡的貓箱,滿目震驚,話都結巴了:“狼!這裡邊有隻狼!”

“什麼狼?貓箱裡怎麼可能會有狼,秦小叔你看錯了吧?”都被擠到了窗戶上的霍青桐掙紮著。

“不!我看見了,它那雙眼睛,綠色的,賊凶狠!”秦錚就剛纔因好奇看了一眼,瞬間被嚇了一跳。

霍謹川眸光微動,看向那貓箱,透過透明的玻璃罩,裡頭一雙綠油油的眼睛野性凶狠,正衝他呲牙咧嘴!

能依稀看見那一身純淨的白。

他色淡如水的薄唇張合,淡淡道:“是純種雪狼幼崽。”

小叔叔總不會看錯,霍青桐頓時也嚇了一跳:“真的是狼?”

“它是我的寶貝。”黎昊把貓箱護在懷裡,生怕這幾人搶似地,滿目認真:“是隻好狼。”

“嗷嗚!”貓箱裡配合似地傳出一聲狼叫,乖巧窩著,那雙綠眼珠盯著外邊的霍謹川看。

“......”

這特麼是好狼壞狼的事嗎?

之前看黎昊揹著貓箱,他們一直都以為裡頭是貓好嗎?!

可現在,特麼的竟然是隻狼?!

狼啊!

就算是幼崽,它再乖,這特麼也是隻狼好嗎?

而且這人纔多大?

九歲!

把一隻狼當貓養,還背在身上?!

黎昊撇嘴咕噥:“大驚小怪!”

“......”

秦錚這輩子都冇想到過,自己竟然有一天會被一個九歲的小男孩兒給鄙視。

——

黎纖剛上出租車,電話就響了,陸修文打來的。

上來就是厲聲質問:“誰讓你去劇組的?”

黎纖想到從劇組出來陸婉那一閃而過的得意眼神,嘖,原來是告狀了啊。

她身子往後靠,笑的散漫:“我是劇組的特邀演員。”

“就你?還特邀演員?”陸修文嗤笑一聲,滿是厭惡和不屑:“黎纖,我警告你,你那些彎彎繞繞的惡毒心思最好都給我收起來,馬上退出劇組,離婉婉遠點兒,不然我不會讓你好看!”

說完就掛了電話。

黎纖眼底一片冷光,唇角勾著,反手把號碼拉進黑名單。

下一刻,又一個號碼進來。

是周曼。

嘖,還告了兩個。

周曼一開始還挺溫和:“婉婉說你進了劇組?”

黎纖嗓音寡淡:“進了。”

周曼聲音頓時沉下去:“黎纖,你現在是陸家千金,不是貧民窟的野丫頭,你去什麼劇組,現在馬上給我回來!”

黎纖挑眉:“陸婉能去,我為什麼不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