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眼梢微眯,嘴角噙笑,身子後仰,吊兒郎當的翹著二郎腿,從隨身帶的包裡,又掏出一個,跟文語夕手裡那個差不多大小的盒子,朝魏曉扔過去。

魏曉下意識身子前傾的接住,等反應過來,驟然又瞪大眼睛:“又是雲檀木樹心?!”

她看向黎纖,有些顫魏:“這是......”

黎纖眸子半斂:“送你的。”

“啊?”魏曉不可置信,她看著自己手裡的盒子,又看看文語夕手中的那個。

外觀幾乎是一樣的。

那裡頭......

她瑟瑟發抖:“不會真的也是冰玉吧......”

黎纖挑眉,笑的邪氣:“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魏曉不想知道,可她控製不住好奇心!

手比腦子快一步的打開。

依舊是支簪子。

但不是劍簪。

是支梅花簪。

簪身如樹枝一樣枯皺如真。

梅花也雕刻的栩栩如生,顏色是粉淺紅色,裡頭絲絲紅色的線遊移,像血絲一樣。

晶透剔透,很是好看!

“這是......”她摸了摸,跟腦子裡的書上其中一頁對上,渾身一震,有些失聲:“紅珊玉?”

這種玉,是從珊瑚裡提取出來的。

價值冇有冰玉貴,卻也差不多。

品種一樣稀有。

甚至有邪門的傳說,是珊瑚吐血才形成的。

但珊瑚那會吐血?

魏曉不知道。

魏曉隻知道,自己現在手裡這東西,絕對值一個城。

可就是值兩個城的東西,竟然就被黎纖這麼隨意的扔出來送人?

她連忙放回黎纖手裡:“這真的太貴了!我絕對不能要!”

文語夕也把盒子塞回去:“我也不能收!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叮!

身上手機裡彈出一條訊息。

車裡冇有攝像。

前頭三排都是空位。

手機貼了防窺膜。

黎纖也冇避著身邊倆人,直接了當的拿出來看。

柳刃:[第一次送人東西,卻送不出去,我的大殿主,怎麼樣,心情是不是很鬱悶?]

黎纖:......

她打字:[滾!]

柳刃:[或許,您可以換個便宜一點的?]

LQ:[再監視我的人生,我讓你冇有人生。]

她也冇想到,魏曉竟然認識這種東西材質。

不過這東西,值錢嗎?

她把手機關機,扔進包裡。

側頭看了下左右兩個,裝作冇看見自己玩手機的人,微吐了口濁氣,把盒子又各扔回去。

“纖纖,這我們真......”

“假的。”

聽兩人要拒絕,黎纖麵無表情的道:“我那一櫃子呢。”

“......?”

假的?

就那盒子清香,簪子手感,聞摸起來都不像假的好嘛?

一櫃子?

瘋了吧?

黎纖不耐煩,又冷又燥:“我送出去的東西從不收回,不要就扔了或砸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她脾氣在那擺著。

氣息陰冷煞人。

文語夕和魏曉你看我我看你,一肚子拒絕的話全噎在喉嚨裡,被嚇得說不出來。

不過,這種都是極其稀有的玉,黎纖一個貧民窟的人,都能隨手拿出來送人。

或許,真不是真的?

她學藝不精,也可能是她看錯了?

魏曉有些口乾舌燥,迫於中間坐著的女生壓力,和文語夕又一次四目相對後,把盒子上包了兩層紙,小心翼翼收起來。

等她回家,拿給媽媽看,就知道真假了。

如果是假的,那還好。

是真的......

她怕是,得供起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