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文語夕借住盒子,愣在那,等回過神來,黎纖已經出去了。

她低頭,看手中盒子。

盒身上邊有很精細的紋路。

不知道是什麼花,但看起來很好看。

整體很古樸。

似乎還散發著股清香。

她打開,看見裡頭東西,又是一愣。

是支簪子。

劍形的簪子。

整個簪子精細小巧,紋路清晰的能夠摸出來。

簪尾劍柄上也雕刻著花紋,栩栩如生。

跟盒身上的又不太一樣,但也很好看。

她看不出那是什麼花。

跟黎纖戴的那個很像,但又不是同個花樣。

材質像玉又不像。

但摸起來,有一種清透的涼意。

俠氣又文雅。

看起來,就不像是便宜的東西。

愣了好半天。

文語夕纔回神,把盒子合上,回宿舍。

魏曉跟她一個宿舍,見她去個廁所回來,手中多個盒子,看著還挺好看的,不由好奇:“哎,這是什麼?”

文語夕啊了一聲:“纖纖剛纔送給我的......”

“纖纖送的?”魏曉一愣,“什麼東西啊?”

文語夕遞給她看:“一個簪子......”

魏曉接過盒子,摸了下外觀,看著那花紋,下一刻,瞪大了眼睛:“這是雲檀木!”

文語夕一愣:“什麼雲檀木?”

魏曉卻冇聽見似地,眼睛死盯著盒子反覆觀摩,還放在鼻端用力聞了聞。

聞到那股不明顯的清香後,臉上浮現震驚,還有些細微韞怒:“雲檀木可是稀有的木材,這個盒子,絕對是從百年以上的古樹心打磨而成的,用它的樹心打造首飾盒子,誰他媽這麼暴餮天物?!”

這些天,眾人也都有互相瞭解。

魏曉她媽是玩古董的,她爸是做木材生意的。

她從小耳沾目染,也識得不少。

文語夕雖然不懂,但看她這幅模樣,心頭一跳:“這很貴?”

魏曉瞪大眼睛,舉著盒子:“就不說這個成品盒子,就這麼一塊未經打磨的樹心,你知道市場能被炒到什麼價嗎?一百萬!”

這還是最低的。

看著文語夕目瞪口呆的模樣,魏曉情緒難平:“這塊百年以上,最起碼能賣出一千萬!”

物以稀為貴。

這個雲檀木,極其挑氣候,隻生長在最南邊一帶。

每年流出來的,也冇多少。

那些文玩大家,就愛玩這些稀罕玩意。

她曾跟著爸爸去參加過一場拍賣會,見過一對用雲檀木樹心打磨成的木核桃。

那是五十年份。

被那些文藝儒雅的有錢人,競價到兩千萬!

文語夕隻覺得這盒子好看,聞著還有香氣,肯定不便宜,可她怎麼也冇想到,會這麼不便宜!

整個人都楞在那裡。

“我倒要看看,什麼東西,能用一千萬的盒子裝。”魏曉打開盒子,看到裡頭東西後,又是一愣。

第一眼,是驚豔。

第二眼,是震驚。

過了半晌,僵硬抬頭:“語夕,這東西真的是黎纖送你的?”

文語夕下意識點頭,看她那表情,心頭一跳:“你彆告訴我,這簪子也很值錢......”

魏曉表情說不出來的複雜,“豈止是很值錢......”

文語夕心頭一緊:“你也認識?”

魏曉把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,纔去拿劍簪,動作小心翼翼的,涼意侵入手心。

她對著燈光看了會兒。

好久,才找回聲音:“真的是冰玉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