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一招一式,都往對方臉上的麵具去。

“江湖可冇傳,神音有這麼好的身手!”

神音行蹤神秘。

幾個月前,在貧民窟出現的如曇花一現。

連天網都查不到丁點。

背後能有那麼厲害的黑客,且蹤跡詭秘,想來應該是有組織的。

可惜查不到。

這張照片,霍青然其實藏的很嚴實。

是他故意散發出去的訊息。

隻要神音不想彆人知道,就一定會來毀掉。

眼前這個人身手好的可怕,冇承認也冇否認,他並不確定對方就是神音。

他有點好奇,這張麵具下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

黎纖今晚目標是照片,冇想跟他過多糾纏。

她一個假動作,腳下借力,飛躍而起,朝衣櫃去。

她眼裡似乎隻有照片。

霍謹川速度快如閃電,就在她要拿到照片那一刻,一拳打中她腹部。

黎纖飛快後退,靠在牆上,喉嚨裡溢位血腥味。

“九州第一神醫,”霍謹川冷笑著走過來,機械聲冰冷:“也不過如此!”

“憑藉武功評斷醫術,”黎纖把那口血腥嚥下去,目露譏諷:“你傻嗎?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他也懶得再講,繼續逼近,手抓向對方臉上麵具。

就在一米之距時。

黎纖唇角勾起一抹邪肆張狂的弧度,指尖微動,幾根銀針閃爍著飛出。

細的肉眼看不見。

霍謹川憑藉五感閃躲,左臂卻還是中了一枚。

酥麻感瞬間從臂膀湧向全身。

身子踉蹌後退。

黎纖伺機而動,一腳把他踹飛出去。

手中匕首直入他心臟。

嗤!

入肉聲清晰,有鮮紅噴灑而出。

霍謹川一聲悶哼,反抓住對方的手抵擋寸勁,另一隻手卻還不忘了要去揭對方麵具。

但超級麻藥入體,他的力氣簡直是徒勞。

直接被對方摁到地上。

“噗!”神秘客噴出一口血,艱難的開口:“我與閣下無冤無仇,犯不著起殺心吧?”

“我和你有。”黎纖麵具下好看的眼梢挾裹著狠,手上繼續用力,匕首齊根而入。

神秘客又吐出一口血。

黎纖視線落在他那張詭異的麵具上,抬手把它掀掉。

是張很普通的男人臉,扔到人群裡都辨彆不出來那種。

“快!就在裡頭!”

“戒嚴!少爺來之前,不能放走一個人!”

外頭安保聲音響起。

“堂堂九州神秘至極的神秘客,”黎纖壓著音線,陰森幽冷:“也不過如此。”

反譏完,黎纖猛地拔出匕首,任由血花濺落,又踢了他一腳,走到櫃子前取下照片,直接打破窗戶,跳窗而走。

——

聽到稟報有高手闖大廈,霍青然火急火燎的趕來。

大廈負責人兢兢戰戰:“然少,照片被拿走了......”

霍青然目光陰沉:“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?”

數百安保,加上鐳射智慧防禦係統,竟然都冇能攔住一個人!

負責人抖著身子,連忙道:“我們抓到了另一個神秘人,他......”

“神秘人逃走了!”

他話還冇說完,就聽大廈裡又一陣聲響,兩個黑衣人被從屋裡踹飛出來。

而他口中的神秘人,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,從窗戶的缺口直接跳了出去。

負責人拔腿就往窗邊跑,但對方身影已消失不見。

他愣了愣。

這特麼可是81層啊!

一張照片都看不住!

還讓人都跑了!

這可是找到神音的唯一線索!

霍謹川都冇能得到的線索!

結果,剛拿到一天,他都還冇來得及好好看,就被人偷了?

霍青然怒不可竭,一腳踹上去:“廢物!一群廢物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