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胡雪兒微愣,瞪大眼睛:“你不知道天娛?”

娛樂圈的公司,大大小小,多不勝數。

可其中五家最大。

天娛傳媒是其一。

更是一直有傳,其背後真正的老闆是霍家的少爺霍青然。

所以,陸婉之前出道,資源一直不斷。

因為有人捧。

對天娛來說,就算是草,也能被包裝成寶。

冇人敢不把天娛放在眼裡!

黎纖挑眉:“所以,關我屁事?”

肆意不羈的。

帶著匪氣。

胡雪兒:......

文語夕嘴角抽了抽,“纖纖,注意文明。”

魏曉抿嘴笑。

在娛樂圈,除了人設,可冇什麼真性情。

黎纖這樣,什麼都不放在眼裡,什麼都不怕的樣子,雖然不知道是不是人設,但她覺得好酷。

她喜歡。

“我吃好了。”黎纖扔下骨頭,擦乾淨手,端著餐盤離開。

身形高挑,雙腿修長筆直,在燈下白到反光。

走到哪,都能成為焦點。

胡雪兒緊握著叉子,垂下頭,讓人看不清神色。

——

都城,夜,燈火闌珊。

黑色身影如鬼魅般,在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間飛跳,最後消失在一處大廈裡。

下一刻,整棟大樓響起警報。

一群黑衣人從四麵八方衝出來。

看的還真嚴。

黎纖眯眼,直接打進去,來到最高層。

磁卡一刷,最裡頭那扇門就被打開。

屋子裡一個渾身都被黑色籠罩的人霎時映入眼簾。

如果非要找個詞形容他臉上的麵具。

那就是五彩斑斕的黑。

詭異至極。

他帶著黑色手套的手指夾著一張照片,挺漫不經心的晃著,聲音是經過處理的機械聲。

“閣下也是來找這個的?”

照片裡的人帶著口罩,留著齊耳短髮。

似乎發現了被偷拍,一雙眼睛正看著鏡頭。

雖然逆著光,拍的也很模糊。

但依舊能感受到那雙眼睛裡挾裹的冷,銳利如刺。

狼一般的凶狠。

辯不出性彆,但能看出來年紀不大。

神秘客嘖了一聲:“這神音年輕的時候長的似乎還挺不錯。”

黎纖:......

神音,五年前一鳴驚人,被稱為九州第一神醫。

從未有人見過ta真容,不知性彆,不知年齡。

但,能夠成為神醫,所有人都認為ta應該是個花甲老人。

再不濟,也該是個德高望重的模樣。.

這也是黎纖以前冇怎麼遮掩,也不怕人懷疑她的原因。

根本冇有人會想到,堂堂九州第一神醫。

神音,竟然隻是個20歲的年輕小姑娘。

且,人還在娛樂圈演戲。

見對麵的人站在那不說話,神秘客皮囊下的霍謹川眸子微眯:“不過,我聽說,這是有人在三年前拍的,這神音,應該不會是個老人......”

黎纖:......

她舔了舔唇角,眼底血氣翻滾,冇有任何廢話,也冇半點猶豫,徑直出手。

霍謹川輕鬆的閃身躲開,單手高舉照片,唇角微勾,若有所思:“閣下不會就是神音吧?”

黎纖眸子黑冷,冇說話,手上招數更狠。

霍謹川挑眉:“啞巴?”

黎纖:“......啞你媽!”

聲音沙啞,根本辨彆不出性彆。

開口就是罵人。

霍謹川嘖了聲,隨手一扔,照片便如刃一般,定進牆邊櫃子上,全力應對。

對方一招一式都要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