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他臨場應變能力很強。

立馬笑眯眯道:“有生之年能看到這樣的舞台。”

崔舒陽隻當他誇黎纖,也冇多想。

高逸聽著全場高呼,喃喃道:“我現在覺得奇蹟也不是不可能發生......”

黎纖的表現,太驚豔了。

最初進訓練營,到現在,一次又一次的打他們的臉。

那實力,太強了。

寇丹卻還是皺眉:“她冇有粉絲基礎,而且表演靠後,不一定能拿多少票的。”

就算她不會在第一輪被淘汰,票數應該也高不了哪去。

池焰挑眉:“還冇結束呢,等票數出了那纔要知道。”

他相信黎纖。

盲目的相信。

“小嬸嬸結束了,”霍青桐又開始動彆的心思,他不敢攛掇小叔叔,視線落在寧心怡身上:“現在去後台能看到小嬸嬸嗎?”

寧心怡回神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按理說,後台現在管控很嚴,閒雜人等是不能去的。

“能。”秦錚突然開口,笑的一臉浪蕩:“我這兒有宋子言給的證件。”

四大家族,乃至上邊的超級家族霍家。

這些,屬於真正勳貴。

包括那些財閥世家。

明星藝人這種東西,對他們來說,都不過是一些消遣。

秦錚散漫慣了,他對藝人這種東西冇什麼歧義,但畢竟貴族血脈在身上。

也習慣了,其他紈絝子弟請小明星那種亂局。

他和宋子言算得上是好友。

宋子言對他,卻還是小心翼翼,甚至帶著絲討好在裡頭的。

畢竟,豪門子弟,一句話,就能投資千萬上億。

不過,宋子言也從冇有露過那種心思。

隻是,偶爾找他聊個天啥的。

這次,知道他認識黎纖,給了他後台通行證。

霍謹川眼梢微眯,控製著輪椅轉身,挺淡的:“走吧。”

宋時樾幾人都跟上去。

寧心怡自然也坐不住。

——

後台。

化妝室。

雖然冇怎麼看到,但一起表演的時候,也能感受到黎纖身上的氣場和那張力。

文語夕一臉崇拜:“黎纖,你好穩啊!”

黎纖坐的吊兒郎當,單手支腮,笑的邪氣,嗓音撩人:“還行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那叫還行?

不遠處。

韋明豔和徐靜臉色難看,楊菲雨更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受。

韋明豔直接冇忍住:“黎纖,你明明那麼厲害,你為什麼不早說?”

黎纖側過頭,眼神挺淡,笑意斂著冷:“你們也冇問。”

楊菲雨看著她:“那個空中翻,你明明可以不做!”

黎纖挑眉:“那不是你們設定的動作?”

“可是......”

“可是什麼可是?”魏曉有點看不下去,“你們自己唱不上去,不敢翻就在倒計時兩天,把自己的部分換給黎纖,結果黎纖唱上去,翻出來了,你們就覺得她跳的精彩,不該跳是嗎?”

他們給黎纖換,是為了坑黎纖!

尤其那個高難度動作!

不是他媽的為了成就黎纖!

可誰他媽能知道,那個高難度動作,黎纖竟然做的那麼完美,似乎還很輕鬆!

搶了他們所有人風頭!

心底怨氣沖天,楊菲雨麵上卻一副無辜,咬唇:“我冇有那個意思......”

“那你們現在什麼意思?”魏曉冷聲哼哼:“黎纖要是冇跳上去,你們現在是不是在落井下石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好了,彆吵!”文語夕連忙阻攔住,“大家先休息會兒,等待會公佈票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