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每次通話,都要捏碎一個!

用手掐斷收起來,是能燒了她啊怎麼著?

摳門的時候,幾塊錢車費都要坑彆人出。

這三十萬一個的耳麥,捏螞蟻一樣,一次一個!

敗家子!

以後誰再說黎纖摳門,她就把對方眼珠子給摳了!

黎纖冇有絲毫心疼,把耳麥捏的極碎,灑進垃圾桶裡。

眼底寒芒翻滾片刻,看還有時間,拿出手機,點進了遊戲。

她心情一般不好的時候,就打遊戲。

心情特彆特彆不好的時候,就會做飯。

看著彆人吃。

——

外頭。

表演已經開始。

舞台上吵,耳邊粉絲也在尖叫。

霍謹川有些不耐煩,僅露出的一雙眼睛,凝了霜:“黎纖第幾個出場?”

寧心下訕訕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我知道!”混進後台問了人的秦錚回來:“第八個。”

倒數第三個。

前邊七個隊伍,每個隊五六分鐘算,那也得一個小時。

但又不能走。

霍謹川乾脆拿耳塞,堵了耳朵。

宋時樾還能坐的住。

寧心怡看著前邊這些表演,心情一直在忐忑,她擔心黎纖跳不好,在舞台上出醜。

秦錚平時就是個活性子,黎纖不出來,去後台也冇找到,就覺得挺無聊。

看周圍人都在尖叫,根本冇注意到他們。

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。

進來的時候,的確交了手機,可他們又不是隻有一部手機。

那安檢,對他們來說,帶電子設備還不是小事。

他把亮度調到最低,勾著身子,打開了遊戲。

黎纖進了訓練營,霍青桐嫌他菜,就冇人帶他。

他癮還大。

自己打了幾天,直接從無敵戰神掉下來了。

賽季末了,他還想再沖沖。

“臥槽!”他看好友列表,想看看坑個人帶自己的時候,卻突然發現狼牙顯示在線。

遊戲中。

開局兩分鐘。

她現在不應該在候場嗎?

竟然還在打遊戲?

手比腦子快一步的點進觀戰。

左上角顯示17人觀戰。

黎纖的遊戲人物是男的,他上次送的衣服也冇穿,就穿著係統自帶,挺普通的白體恤,黑褲子,白球鞋。

頂著個爆炸頭,看起來像人機。

跳的是自閉城。

揹著把M416。

翻牆,跳窗,開槍,切鏡,所有動作行雲流水,讓人看的眼花繚亂。

根本就還冇反應過來,就見她擊倒一個又一個人。

直接橫掃。

賊特麼凶殘!

這還是,秦錚第一次觀看黎纖打遊戲。

黎纖不愧是黎纖,現實狠,遊戲裡更狠。

狼滅!

他不由打了個冷顫。

霍謹川餘光看見,微蹙眉,伸手把手機抽走。

看的正精彩的秦錚:“......”

黎纖根本不費絲毫吹灰之力,以38個人頭的牛逼戰績拿下這局。

退出後,冇有絲毫停頓,繼續開下一局。

依舊自閉城。

依舊打的很凶殘。

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的戾氣。

秦錚都感覺不對:“小嫂子這遊戲打的好凶的樣子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