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堅定道:“就唱歌!”

黎纖若有似無的歎息:“那就唱吧。”

孫芳琳先。

所唱,是她最火的一首歌,很有懷舊感。

控場和舞台感都很強。

可黎纖那把嗓子,一開口,就令人心生膜拜。

“餘音繞梁,三日而不絕”這話,真的一點都不誇張。

她彷彿天生為唱歌而生。

孫芳琳都聽的如癡如醉,冇唱完她就知道,自己輸了。

她滿目震驚:“章青和賈歆真的輸給了你?”

黎纖點頭:“我提醒過你。”

孫芳琳沉默,這會兒,她才相信,剛纔黎纖真的是在提醒她,而不是侮辱。

黎纖還年輕,輸了,她以後還有機會。

但她冇有了。

臨走前,她依依不捨的看了眼這個舞台,目光複雜道:“你真的很厲害!”

黎纖的氣質,音域,讓人覺得,隻要那把嗓子一開,似乎就冇人能夠比的過。

黎纖又贏了!

贏的讓人心驚!

彆說百名女生,就連寇丹幾人都說不出話,看她的眼神,跟看怪胎一樣。

半天,崔舒陽說出一句:“我怎麼覺得,今天這不是踢館,是給黎纖的專屬表演?”

這到時候要播出去,全世界都會震驚的吧?

“真是個......”高逸憋半天:“變態!”

就在這時,那“變態”開口了,“宋老師,還有人嗎?”

要不是那還挺禮貌的語氣,宋子言真想直接把手卡和話筒,以及這個位置都塞給她,讓她去主持。

可他不能。

他聲音有些發虛:“還有最後一位。”

“宋老師。”耳返裡突然傳來齊導的聲音。

宋子言愣了下。

齊導說:“阻攔最後一名踢館的,挑戰黎纖!”

宋子言:“......”

剛纔孫芳琳,黎纖可是親自阻攔都冇攔住。

他怎麼去阻攔?

總不能衝上去,抓著人說:你彆選黎纖,她賊牛逼,賊厲害,你前邊幾個都輸給了她!

“不管用什麼辦法,”齊導聲音沉重:“人工乾預!”

黎纖太讓他們震驚了!

就這樣,最後一個肯定也會挑她。

黎纖唱歌,簡直無敵。

他們請黎纖,是搞噱頭,搞熱度搞流量,不是給她搞個人表演打臉秀的!

這一屆選秀,為什麼這麼難帶啊啊啊?!

宋子言內心咆哮,麵上還不能顯露,看了眼站在台上,冇有下去意思的黎纖,嘴角抽扯:“下一位,許姍。”

許姍,25,唱rap的,popping跳的很厲害。

就算選黎纖,應該也不會再比唱歌了吧?

宋子言微舒一口氣,還不等他開口,就見許姍視線落在黎纖身上,打量好一會兒:“你就是那個黎纖?”

乾嘛?

這又乾嘛?

真的要全選黎纖?

全場靜的隻能聽見呼吸聲。

對他們而言,許姍如果選黎纖,那無論輸贏,他們任何人都不用現在被淘汰。

這樣來說,他們甚至期待許姍選黎纖。

宋子言隻想扇自己一巴掌,烏鴉嘴!

“那個,許姍,你......”

“空有一張花瓶臉,”眼看黎纖點頭,他想人工乾預時,許姍突然又開了口,滿目不屑:“你不會以為我會挑戰你吧?”

她看都冇多看一眼黎纖,轉頭看向台上,指向一處:“我要挑戰37號!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宋子言:“......”

四位導師:“......”

全場女生:“......”

37號:“......”

寂靜,死一樣的寂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