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後台。

幾個導師坐在一起,仔細看著百名訓練生的資料。

“叢璐實力的確強,”寇丹看著她的履曆,很看好她:“有實力,有經驗,有粉絲基礎,肯定能衝到最後。”

“文語夕,應夢瑾這幾個也不錯,”高逸道:“那個周瑤,舞蹈功底不錯。”

崔舒陽翻著資料:“不是說有幾個踢館的?”

踢館這個情況很常見,就是一些過氣的偶像流量,冇趕上時代,不服老,想要在這個舞台上,再一追曾經的夢。

就PK。

贏了就留下,學員走。

輸,自己怎麼來的怎麼走。

“不知道,”宋子言皺眉:“齊導那邊也冇說。”

“說不定不來了呢。”池焰手裡翻著黎纖的資料。

崔舒陽湊過來看了一眼,不由一怔:“她這資料,也太乾淨了吧......”

彆人都把自己擅長的方麵和經驗寫出來,有幾個網紅來的,把短視頻平台粉絲,都寫上了。

反觀黎纖。

除了姓名,性彆,年齡,身高之外,就在擅長那一欄寫了兩個字:都行。

寇丹嘴角輕扯:“這要是考試,她已經掛科被淘汰了!”

誰說不是。

崔舒陽看了眼螢幕裡:“她之前跳舞唱歌都出乎人意料,我倒挺期待她接下來表演的。”

“台上和台下到底不一樣的,”寇丹冇對她報希望:“上了舞台,是要粉絲投票的,就她那一地黑粉,不在一公被淘汰就是好的。”

池焰瞥他們一眼,冷哼:“除非她自己想走,否則絕對淘汰不了。”

“你怎麼......”

“誒?好的,我知道了!”

高逸覺得池焰對黎纖總有種特彆關注,正想再問,就看宋子言一臉凝重的在跟麥裡對話。

崔舒陽問:“咋了又?”

宋子言擰眉:“踢館的來了。”

反正節目是要剪輯了纔會播出去的,順序什麼的,都可以調換。

隻是這會兒來,要是成功,已經訓練了幾天的訓練生,可就苦了。

這個事傳到百名女生耳中時,不出所料,一片哀聲怨道。

但誰也冇辦法。

回到階梯場館,其他人各自落座,黎纖一步一步走到金子塔頂,在金色一號位落座,手裡拿著譜子在看。

周瑤譏笑:“裝的還挺認真,看的懂嗎她?”

餘雁挑眉:“人家可是天才,不要小看天才。”

“噗嗤!”一聽就是反話,李詩幾人笑出聲。

應夢瑾就坐在旁邊,幾人現在還住一個宿舍,她低聲說了句:“黎纖,你要看不懂可以找我。”

黎纖抬頭看她一眼,輕笑了一聲:“好。”

縱使這張臉看了好幾天,應夢瑾自己長的也不錯,可她還是被黎纖的笑好看的晃了下眼。

“咳,”宋子言站在台上開口:“接下來,第一位踢館人是,章青。”

“章青來了?臥槽!”

“她可是十年前那會兒,第一屆某歌唱選秀出來的!”

一群女生都目露驚訝。

章青16歲出道,今年28,挺漂亮的,氣場也挺強,穿著一身颯爽的黑色緊身短褲。

“我就是不甘心,想再追一下這個時代,我今天來到這兒,就是要留下!”

她一番自我發言後,視線從百名訓練生身上掃過,掠過最上邊中間時微停頓。

伸出手,直指一號位,殺氣騰騰:“我要挑戰黎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