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孫醫生麵如死灰,他知道,自己完了。

——

榕宮。

黎纖洗了個澡,一覺睡醒,已經晚上八點。

手機裡,一堆訊息。

寧心怡:[祖宗,有人說你從訓練營被人抓走了,你現在在哪?]

寧心怡:[祖宗,你說話啊?你彆嚇我!]

有十幾條。

黎纖刷著牙,單手回:[榕宮。]

寧心怡秒回:[?你等我,我馬上過去!]

黎纖:[幫我帶份炒飯,謝謝。]

寧心怡來的很快,冇帶炒飯,在清河居打包了飯菜。

一進門,就急躁的問:“我聽有人說在醫院看到你了,還有裴家和韓家的人,到底怎麼回事啊?”

黎纖放下手裡啤酒,端起飯吃了兩口,才言簡意賅道:“都已經解決了。”

“......”寧心怡來可不是聽這個的,“訓練營那邊呢,你還回不回去?”

黎纖想了想,“回吧。”

寧心怡眉頭皺的能夾死蒼蠅:“你在訓練營的人設就是個花瓶,才進去幾天就被抓出來,這之後開播,要傳出去,黑粉又有素材罵你了......”

黎纖看她一眼,冇說什麼。

——

次日上午。

黎纖剛起床,門鈴就響了。

是霍謹川和秦錚,身後跟著韓相偉。

江格手裡提著食盒。

韓相偉手裡提著一大堆禮盒。

“黎小姐,”韓相偉很客氣:“我替我兒子再謝謝你!為表示歉意,我送你回訓練營吧!”

昨晚他打了五千萬過來。

他覺得那已經很多了,是從貧民窟出來的黎纖,一輩子也冇見到過的錢。

可他不知道,那五千萬,連風從雲送來的藥,都買不到。

更彆說,神音一場手術。

黎纖也冇說什麼,偏了下腦袋,冇拒絕。

——

山島。

中午,食堂。

餘雁小聲問:“哎,你們說黎纖還會不會回來?”

“我聽說她得罪的可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韓家,”周瑤撇嘴:“能讓韓家主親自來抓她,她能回來纔怪。”

徐靜小聲嘀咕:“最好永遠彆回來。”

“回不來才最好!”韋明豔也道。

黎纖在他們這組。

到時候舞台上,講究的是團結配合,以及票數拉分。

黎纖遍地黑粉,萬一給她們拖後腿,那才倒黴。

文語夕皺了下眉:“我覺得黎纖唱跳都很厲害。”

從剛進營評分,以及昨天女團舞就能看出來。

“是,她厲害,可你看她那樣子像是會合作團結的樣嗎?”徐靜哼哼了一聲。

“哎哎哎!”就在這時,一個女生從外頭跑進來,衝她們道:“黎纖回來了!”

所有人都一愣。

幾個導師都在。

池焰跑的最快,頂著頭耀眼的金髮,上下打量了眼黎纖,低聲問:“冇事了?”

要不是昨天黎纖跟他發訊息說不讓他去,他昨天也跑去醫院了。

黎纖點頭“嗯”了一聲。

“黎纖。”宋子言過來了,都在關注黎纖,冇察覺她跟池焰異樣,“你跟韓家......”

“一點誤會。”韓相偉還冇走,言簡意賅跟宋子言解釋了幾句,對黎纖客氣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