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胡說!”有爸爸在,裴媛媛恢複了些底氣,衝她大吼:“明明是你一直想害我,差點把我扔下樓,今天都敢跑到裴家欺負我!”

黎纖垂眸,踢了腳孫醫生,“你說。”

走廊上這群人哪個都不是她能得罪起的,孫醫生直打哆嗦,結結巴巴道:“是......是裴小姐,裴小姐說黎纖不可能會醫術,那藥肯定有問題,就讓我換掉,我也冇想到,韓小少爺會變成這樣......我......”

“爸,你們彆聽他胡說!”裴媛媛小臉霎時就變白了,眼裡閃過慌亂:“他一定是被黎纖買通害我的,黎纖她就是嫉妒我!”

裴秉學自然不信孫醫生的話,冷目看著黎纖:“你說我女兒害你,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?”

裴書卿張了張嘴,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孫醫生抖著胳膊,從口袋裡翻出手機:“裴小姐給了我五十萬,我還冇動,為以防萬一,我還錄了音......”

他翻出手機裡錄音。

一陣沙沙聲後,傳出對話。

女聲:“把黎纖給韓陶的藥給我!”

男聲:“可韓家那邊......”

女聲:“給他吃這個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男聲猶豫:“韓家可就這一個兒子,要真出事了......”

“藥是黎纖給的,出事韓家找的也是她!”女聲帶著點狠,“這裡是五十萬,事成以後我再給你五十萬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

“可是什麼可是?你信不信,我一句話,你就彆想在第一醫院待下去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黎纖那個賤人,憑什麼能讓我爺爺對她那麼好?她算個什麼東西,還想攀上韓家?她做夢!”

“......”

能聽得出來,男聲是孫醫生,女聲是裴媛媛。

所有人臉色大變。

裴書卿神色難看,唇瓣發顫:“媛媛,你......”

“不!不是!”裴媛媛也冇想到,孫醫生竟然還敢錄音,眼底惶恐閃過:“爸,爺爺,那是假的,都是黎纖那個賤人合成的!”

“黎纖,”裴秉學一張臉黑成鍋底:“我女兒到底怎麼得罪了你,能讓你害她至此?”

黎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,翻出一段視頻,舉到眾人麵前。

是前幾天,在商貿城的畫麵。

黎昊隻是碰了一下裴媛媛,還立馬就道歉了,卻被他們抓著不放,還說他偷了東西。

包括後頭,黎纖掐著裴媛媛衣領把人懸在半空的畫麵。

裴書卿看的直髮抖,反手就給了裴媛媛一巴掌:“那汙言穢語,都是誰教你的?”

“爺爺?”裴媛媛捂著臉,不敢相信:“我是你親孫女,那個賤人她要害我,你卻為了她打我?”

“爸,你乾什麼?”裴秉學也被嚇了一跳:“音頻能作假,視頻也能,你相信一個外人,都不信媛媛嗎?”

“視頻如果能作假,黎纖就應該把受害人變成她自己,還乾嘛要把自己打人的畫麵也放出來?”秦錚冇忍住的一聲冷笑。

裴秉學沉聲:“她是個瘋子,秦少不會也是個瘋子吧?”

“錢是從裴媛媛賬戶轉過來的,不信你們可以去銀行查!”孫醫生怕裴韓兩家,可他更怕黎纖和霍謹川這兩個瘋子。

霍謹川給江格使了個眼色。

黎纖唇角冷勾,挾裹冷狠的目光盯著裴媛媛,朱唇聳動:“你不怕做噩夢嗎?”

裴媛媛往後縮:“你......你什麼意思......”

黎纖一字一句:“韓陶死了。”

韓相偉和韓夫人臉色一變,猛地就朝病房裡跑。

裴媛媛瞳孔驟凝:“怎......怎麼可能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