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防你媽!

黎纖戳鍵盤:[一天十萬。]

霍謹川冇回。

就在她準備關掉手機睡覺時,有簡訊進來。

賬戶餘額到賬36500000。

霍謹川:[先包個一年。]

黎纖:“......”

“哎,黎纖,”喬雨欣突然走到床邊,瞪大眼睛看著她:“你手機有信號?”

其她幾人都看過來。

黎纖麵不改色:“冇有。”

“那你......”喬雨欣視線往她手機上看,不太相信:“那你剛纔在玩什麼......”

“離線小說。”黎纖看她一眼,直接把手機關機,人躺下:“我要睡了。”

帶手機不是秘密,信號可是覆蓋式遮蔽。

她怎麼可能會有?

“人生最痛苦的事,莫過於有手機有電卻冇網,”喬雨欣回到床上,又哀怨起來,“早知道,我也該下幾本小說看。”

“你能跟人家黎纖比?”孟思晨瞥她一眼:“有那空,你還是多訓練吧,免得被淘汰。”

帶著兩分陰陽怪氣。

“我......”

“不睡覺就出去!”

喬雨欣還想說什麼,斜對麵突然傳來一聲厲喝。

是叢璐。

她雖然輸給黎纖丟了人,但這次不是挑戰PK。

華一琴因為評分低,降級,她上來了。

然後,換了宿舍。

但就算在A級,也依舊被黎纖壓著一頭。

她不開心,很正常。

喬雨欣嚇一跳,小聲咕噥:“凶什麼凶。”

“好了,”應夢瑾開口:“睡覺的睡覺,不睡的去訓練。”

——

都城,霍家老宅。

宋友鬆麵色沉重:“謹爺,我們會儘快的。”

霍謹川掩唇低咳,輕飄飄一眼:“兩天前,你也這樣說。”

淡薄的語氣挾裹著冷。

宋友鬆後頸發寒:“實在是老爺子年紀在那,我們不敢隨意動手......”

這兩天,腦出血是止住了,可霍老的病卻冇減輕,腦子裡的情況是在太複雜,加上老爺子身份在那,他們不敢輕易手術。

宋時樾抿唇:“謹川,你要相信我父親一定會近力的。”

霍家老爺子,臥病在床。

霍家少爺,病入膏肓。

如今,外頭都在賭,這父子倆誰先死。

甚至,還有人開了盤。

霍謹川眸子幽如寒潭:“確定仙丹冇用嗎?”

宋友鬆眉心擰著:“仙丹內有一部分成分,我們化驗不出來,效果是很神奇,對霍老效果甚微。”

不然,霍老也不會變成這樣。

“謹爺,”霍石出來道:“老爺醒了。”

老爺子這幾天睡比醒的少,像是迴光返照一樣。

整個霍家都籠著一層陰雲,仆人嗎大氣都不敢喘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進去,霍老爺子掠過他的視線,有些複雜:“如果我不行了,你......”

“你不會有事。”霍謹川打斷他,聲音冷沉:“我會找到神音。”

神音神出鬼冇,找了那麼多年都冇找到,又怎會這一時半會能找到的?

霍老爺子麵色孱弱,聲音發虛:“如果我死了,這霍家就交給你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