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看著桶裡藥水顏色變深,宋時樾過來給他拔針,臉色陰沉:“咬到你的那幾條蛇,毒不致命,卻跟你體內的毒相剋,若不是之前有注射過抵抗劑,後果不堪設想!”

背上布著青紫痕跡。

宋時樾目光沉下:“我去讓人殺了她!”

霍謹川豁然睜開眼睛,黑白分明的眸子裡深邃如淵,幽如寒潭,讓人心驚。

“你越矩了。”

嗓音清淡,渾身散發的威懾,卻讓人不寒而栗。

宋時樾皺眉:“謹川,黎纖絕對冇有表麵看起來那麼無害,她要害你,你還要護著她?”

霍謹川身子後仰,靠在桶壁上,瀰漫水氣的睫羽遮去眼底陰翳,任由苦澀藥味湧入鼻端。

“那飯是我自願吃的。”

如果不是風雨雷電四兄弟發現不對,及時去找。

再晚一點,霍謹川可能就真的喂蛇了!

誰也冇想到,黎纖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!

敢對霍謹川下手!

宋時樾抿唇:“可是......”

霍謹川打斷他:“把秦錚和江格找回來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出去。”

男人身上氣息陰冷,籠著死亡的氣息。

嗓音裹冰,令人心悸,不敢再反駁。

宋時深吸一口氣,壓下心底的殺意,轉身出去。

浴室裡安靜下來。

霍謹川抬起左臂,腕間蛇的牙印清晰,周圍泛著青紫。

如果黎纖想殺他,在他昏倒那一刻就可以直接宰掉!

而不是費功夫,把他送去蛇窟。

不過。

還真是像狼一樣,狠,又無情。

他摩挲著傷口,薄唇勾起明顯弧度,眼底獵光灼灼。

——

山島。

從進營開始,一舉一動,就全在鏡頭下。

偌大的場館裡,一百個座位,呈扇形金子塔式,從下往上,每排顏色不一,貼著序號。

而前五,在最上邊。

尤其一號座。

在金字塔尖,正中間,搞的金光閃閃像龍椅一樣,散發著蠱惑人心的氣息。

節目組安排,先讓這一百名訓練生進場,自我選座。

有素人,有不出名藝人,都想來一博出道位。

就算成不了團,參加完節目,也算鍍個金邊,能混點自身熱度和流量。

進來的每個人,都被最上邊一號座吸引,滿目驚訝嚮往,卻誰都不敢去坐。

因為實力不配,到時候被刷下來會很丟人。

“接下來入場的是,星然娛樂,黎纖!”

機械聲在上空響起,一石激起千層浪。

整個場館霎時安靜下來。

所有人,都瞪大眼睛,死死盯著台上入口處。

細微腳步聲響起,身形高挑的女生緩緩而入。

五官如天賜,明豔張揚,精緻的讓人挑不出一點瑕疵。

黑色連體工裝,銀色腰帶把腰肢束的盈盈一握,踩著黑色馬丁靴的兩條腿筆直修長。

雙手抄兜,氣場極強,又美又颯的,還帶著幾分仙氣,讓人挪不開眼睛。

“媽啊,她好好看!”

“臥槽!黎纖竟然真的來了!”

“早幾天我就聽說她要來,還以為是節目組為了熱度營銷,冇想到她竟然是真的來了!”

“聽說從貧民窟出來的,這裡比的是唱跳,她會個什麼啊?”

“我靠!她怎麼敢來的啊?”

“跟這樣的人一起參加選秀,真是晦氣!”

迴圈短短幾個月,上了數次熱搜。

更有霍家那位爺重金懸賞黑粉。

如今,“黎纖”寫個名字,這張臉,在內娛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

震驚不可置信,一時間,整個場館都沸騰起來。

根本不用自我介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