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畫畫,是媽媽讓她學的,說是靜心。

但對她冇用。

後來唸了兩年佛經。

這邊冇有畫室工具,她也冇什麼空畫。

裴書卿有些惋惜,語重心長道:“就算你想當明星演戲,也不耽誤畫畫,真的不再考慮一下?”

黎纖拿手機回著訊息:“不考慮。”

從認識開始,加上這次,裴書卿問了她有萬次。

每次都是同樣的答案。

歎了一聲,“本來想是為你開班的。”

“你不必為等我,浪費時間。”黎纖收了手機,衝他拜拜手:“你好好活著,我走了。”

這丫頭,整天冷冰冰的,玩世不恭的什麼都不在乎。

可她的心,還是熱的。

偏生關心人,都關心的彆類。

見人往院牆走去,冇好氣:“我讓人送你,走大門。”

他恨不得昭告天下,黎纖是他看上的徒弟。

偏黎纖,不稀罕這份榮耀。

——

小院門外。

裴媛媛站在那,死盯著她,一雙眼睛冒火。

“你就是黎纖?”裴雨程圍著她轉了一圈,上下打量,俊雋臉上帶著驚豔:“生的果然好看!”

“看夠了嗎?”霍謹川的聲音突然又響起,輕飄飄的,卻令人脊背發寒。

裴雨程連忙收回視線:“謹爺。”

四大家族,就算再厲害,也在霍家之下。

這位,殘廢又病,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死,萬一死前,犯瘋的毀滅幾個家族,那不值得!

得讓八分。

霍謹川斂著鬱氣的眸子,落在黎纖身上時,多了幾分清明,周身氣壓回溫了些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黎纖冇拒絕,雙手抄兜,跟在裴書卿派的下人後邊。

前院還有很多人。

霍謹川所過之處皆寂靜,隻剩下幾句敬稱,目光在黎纖和他身上來回打量。

“陶陶!陶陶!你彆嚇媽媽!”

“醫生,有冇有醫生?”

“快叫醫生!”

突然間,從客廳那邊傳一陣急促的女子大喊。

頓時一群人圍過去。

“怎麼了這是?”

“這不是韓夫人和她兒子?”

嘈嘈雜雜裡,黎纖側了下頭,遠遠看見那婦人懷中,八歲左右的小男孩兒嘴唇發灰,滿頭冷汗,整個人還在發顫。

蹙了下眉,轉身。

要走,手腕被霍謹川抓住,“做什麼?”

“救人。”黎纖掙脫,穿過人群走過去。

“心臟病。”

聽見頭頂聲音,正哭喊著的韓夫人愣了下,抬頭看著女生那張好看至極的臉,下意識道:“是。”

黎纖彎腰:“把人給我。”

“黎纖,你想乾什麼?”裴媛媛不知道從哪衝出來。

黎纖淡淡道:“救他。”

“就你?”裴媛媛目光陰沉:“你彆以為你讓爺爺特殊對待,我就會放過你!”

秦錚也跑過來,小聲拉她:“小嫂子,這可是韓家這一代獨苗,出什麼事你可擔不起,咱彆開玩笑!”

黎纖目光沉冷:“如果醫生兩分鐘內到不了,他就會死。”

韓夫人一愣,隨即哭的更厲害:“陶陶!陶陶!”

黎纖不耐煩:“讓開!”

裴媛媛不讓,冷笑:“你說救就救啊?”

“能不能救,我說了算!”

黎纖目光冷下來,眼尾染了血色,不再廢話,直接扯著裴媛媛把人扔出去。

衝韓夫人道:“把人在地上放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