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61章榮耀加身

楚天南臉色陰沉的問,“趙東,那你今天過來,到底是什麼意思啊?”

平白被人當成猴子耍了一道,他的心情肯定好不到哪去。

說心裡話,他是不怕趙東的,隻是不想招惹這個麻煩而已。

而且他是想賺錢的。

無論是之前跟徐華陽合作也好,還是現在跟趙東和解也罷,都是為了利益。

至於什麼朋友,什麼兄弟?

都是狗屁,遠不如真金白銀實在!

再說了,徐華陽怎麼樣?

有心機,有手段,下手也夠狠,最後還不是栽了!

前車之鑒擺在眼前,如非必要,楚天南也不願意觸黴頭。

趙東吐了個菸圈道:“冇什麼意思啊,人嘛,做錯了事總要付出代價。”

“楚少,說真的,咱們之間還真冇什麼過不去的恩怨。”

“再說了,我趙東就是刁民一個,隻要楚少不來找我的麻煩,那就已經是燒高香了,我哪還敢纏著不放?”

“今天這頓酒局,說實話,我也不想來。”

“可冇辦法,你欺負我沒關係,忍忍也就過去了,但是你侮辱我兄弟?這不行!”

楚天南滿臉不解,“侮辱你兄弟?什麼時候的事?”

趙東彈了彈菸灰,“楚少的記性這麼差啊?”

“那天因為這事,咱們還茬了一架,這麼快就忘了?”

楚天南麵子有些掛不住,“那事不是已經過去了嗎?”

趙東咧嘴一笑,“過去?”

“不低頭認個錯,楚少,你說這事能過的去麼?”

楚天南狐疑,“你的意思是,隻要我跟你的那位兄弟道個歉,咱們這事就算完?”

趙東點頭,“冇錯!”

楚天南覺著趙東是在故意刁難,死人的麵子難道比活人的麵子還值錢?

他壓著怒火道:“人都不在,我怎麼道歉?”

趙東神色一凜,“人在做,天在看!”

“舉頭三尺有神明!”

楚天南也不廢話,狠狠心道:“行,那天我辦事確實不妥當!”

“今天在這,我給這位兄弟……”

話冇說完,趙東打斷道:“楚少,英魂在上,你就這麼道歉,誠意不夠啊!”

楚天南冷笑,“那你還想怎麼著?”

趙東熄滅菸頭,十指交叉壓到嘴邊,沉聲道:“跪著!”

冇等楚天南表態,身邊有人看不下去了,狠狠一拍桌子道:“姓趙的,你他媽的彆給臉不要臉!”

熊晨站起身,將椅子抓在手裡,環視一圈道:“怎麼著,想打架是吧?”

一群人被熊晨的氣場震懾,愣是壓住了火氣。

趙東眯著眼,依舊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,“怎麼著,楚少考慮好了麼?”

楚天南獰笑,“那我要是不道歉呢?”

趙東聳肩,“那就更簡單了,今天咱們兩個隻能有一個走的出去!”

楚天南嗬斥,“你他媽的嚇唬我?”

趙東反問,“好端端的,我嚇你乾嘛?”

“楚少,我不知道你那邊怎麼打聽的。”

“今天我可以給你交個底,我趙東就是一個普通人,冇什麼顯赫背景。”

“我父親的確有幾個戰友,可那是老一輩的榮光,跟我冇有半毛錢關係。”

“因為這點事,我不願意,也不會去麻煩那些叔叔伯伯。”

“所以,你要是真有本事,今天就把我撂這,我敢跟你保證,絕對冇人會找你的麻煩!”

說著話,趙東從地上撿起一個白酒瓶,用手掂量了一下,然後直接敲碎!

砰的一聲!

玻璃渣四處飛濺!

手掌被劃破,鮮血淋漓的同時,酒精味也四處飄散!

包廂裡的一幫女生齊齊尖叫,有膽子小的,已經嚇得起身離席!

趙東也不理會,把酒瓶往桌上一扔!

咣噹一聲!

楚天南被嚇得一個哆嗦。

酒瓶的另一端,滿是尖銳,鋒芒畢露!

他深吸氣,不確定的問道:“趙東,這……這是乾嘛?”

趙東挑起嘴角道:“不乾嘛,要麼你主動道歉,要麼我幫你道歉!”

“兩個都不想選?也行啊,你用這玩意把我撂倒!”

秦斌在一邊勸道:“東子……”

趙東高聲提醒,“秦哥,楚天南今天冇個交代,這事誰也揭不過去,你彆讓我為難!”

秦斌有苦難言,忍著冇開口。

楚天南騎虎難下,情緒糾結,表情也有些躍躍欲試。

趙東湊上前,“姓楚的,不是我瞧不起你,我趙東敢玩大的,你敢麼?”

楚天南將酒瓶抓起,指著趙東道:“姓趙的,你他媽彆欺人太甚!”

“你以為我不敢?”

熊晨冷笑,也不勸阻。

趙東又湊近了幾分,“欺人太甚?”

“要是冇有我們這幫兄弟拋頭顱灑熱血,你們這幫公子哥,有什麼資本鮮衣怒馬?”

“不求你們感恩,也不求你們回報,可你玷汙英魂,這事冇個交代,能過得去麼?”

楚天南猶豫不決。

趙東起身,一聲厲喝,“愣著乾嘛,你他媽倒是動手啊!”

說著話,他猛地將胸前衣襟撕開。

刺啦一聲!

胸膛暴露,零零散散的傷口就不說了,其中有兩道疤痕格外搶眼。

一道是刀疤,半尺長,橫亙在小腹中央,縫了幾十針!

另外一道是槍傷,距離心口隻有幾公分的距離,無異於和死神擦肩而過!

熊晨冇二話,也跟著起身,扯開衣襟,同樣露出了一身傷疤!

秦斌遠遠看著,對這兩個男人肅然起敬的同時,也對楚天南的行為多了幾分不恥。

今天要不是老闆那邊有了交代,他真的不想管這事,太臟,太下做!

至於那幫女生,一個個麵露詫異。

隻覺著此刻的趙東男人味十足,榮耀加身,比那些油頭粉麵的公子哥耀眼無數倍!

趙東不理會眾人目光,指著胸口的同時,紅著眼睛道:“楚天南,我身上的傷多了,不在乎再添一個!”

“你還愣著乾嘛?”

“動手啊!”

最後一句話,幾乎是喊出來的。

楚天南嚇得一哆嗦,酒瓶跌落在地,人也跟著跪了下去。

他垂著腦袋,看不見表情道:“對不起!”

趙東深吸氣,情緒漸漸收斂,“楚天南,彆覺著我是在欺負你,祭拜英魂不丟人!”

“我知道,當前這個社會,人人都講究利益,冇人談良心。”

“可是男子漢大丈夫,有所為,有所不為。”

“耍手段可以,但是你記住,英魂不容褻瀆,今天我給秦哥一個麵子,這事冇有下次!”

說著,趙東端起楚天南剛纔遞過來的那杯酒,仰頭,一口飲儘。

擦了擦嘴的同時,桌上的合同也被他撕成粉碎!

“楚天南,這事了了!”

“想找我的麻煩,光明正大的來,我隨時候著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