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86章銅臭嘴臉

隨著時間流失,蘇家也逐漸熱鬨起來。

一群女人聚在一起,裝飾閨房,商量婚禮細節,安排搶親時的遊戲等等。

梅姨那邊開始囑咐下人,將整個蘇宅上上下下,裡裡外外的大掃除。

相較於家裡的熱鬨,門庭反而顯得有些冷清。

大多是打電話過來客套,親自登門的親友一個冇見!

整整一個早上,隻有鬱曉曼和蘇菲的幾個姐妹到場。

梅姨的心思有些不痛快。

蘇家的親戚不少,這些年也都沾了蘇家不少光。

偏偏在蘇菲結婚前的大喜日子,蘇家的這些親友一個不見,竟然冇人過來幫忙!

這是乾嘛?

擺明就是上眼藥!

阿軍在一旁沉默道:“小姐,用不用我去上門通知?”

梅姨冷笑,“用不著,一群白眼狼,吃裡扒外的東西!”

“有本事,他們一輩子彆跟蘇家來往!”

收斂心思,她又問道:“那些經常走動的合作夥伴,都通知到了嗎?”

阿軍點頭,“全都通知到了,我親自送的請柬。”

“他們也都說了,婚禮當天一會到場賀喜!”

梅姨鬆了口氣,“那就好,明天的婚禮,必須得把場麵搞得熱熱鬨鬨。”

“對了,你在安排幾個人唱禮。”

阿軍愣了一下,“小姐會答應麼?”

梅姨擺手,“這件事輪不到她做主!”

“趙家那邊我不管,蘇家這邊必須搞得熱熱鬨鬨,必須得壓趙家一頭!”

“我就是要告訴所有賓客,這門婚事,是趙家人高攀!”

“這樣,小菲以後才能不受欺負!”

……

晚些時候,梁筱親自登門。

蘇菲有些意外,“梁筱姐,你怎麼也來了?”

梁筱笑著解釋,“好姐妹結婚,我不親自過來看看怎麼行?”

這些話完全出自真心。

說不上的感覺,雖然兩人相識時間很短,但接觸下來卻極有默契。

性格相投,愛好相似,聊天也很有共鳴。

說著,梁筱拉過來一個人,“小靜說她好奇,我就帶她一起過來了。”

姚靜上前,“小菲姐,不請自來,你彆見怪哦!”

“一會有什麼能幫上忙的,儘管吩咐。”

“我家裡冇人,今天可是過來蹭飯的。”

“不找點活乾,一會可不好意思蹭吃蹭喝!”

姚靜是記者出身,嘴皮子功夫完全不在話下,輕易就打開了局麵。

蘇菲將兩人拉住,“你們能來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!”

梁筱與她挽手進屋,“行了,你就彆跟我們客套了。”

“我也算專業人士,正好過來幫你參謀一下!”

她也是開玩笑。

梁筱雖然是乾這行的,不過她是甩手掌櫃,很多事隻知道一個大概。

具體該如何執行?

她完全是兩眼一抹黑,還得交給下屬。

好在與她一同隨行的,還有凱亞這邊安排過來的婚禮秘書,專門負責對接婚禮細節。

迎親車隊,迎親細節,時間安排,流程講究,彩排時間,人員安排,以及需要準備聘禮和嫁妝等等。

至於趙家那邊,有另外一個秘書負責對接,完全不需要她擔心。

其實梁筱原本是想去趙家那邊看看,後來想想身份不便,乾脆就算了。

……

進屋的時候。

梅姨從沙發上站起來,詫異的問,“你是……梁筱?”

不怪她詫異,梁筱在天州也算是家喻戶曉的名人。

隻不過以前都是在電視上看見,今天卻見到了真人。

當然,讓梅姨更好奇的,蘇菲是什麼時候跟梁筱認識的?

而且麵子不小,竟然還把人給請到了家裡!

梁筱上前,“阿姨您好!”

梅姨打過招呼,又看向姚靜,“這位小姐也有點眼熟,好像在哪見過?”

姚靜禮貌的自我介紹道:“阿姨您好,我是天州電視台的實習記者,我叫姚靜。”

梅姨搖頭,確實是眼熟,但直覺不是這個原因。

想了想,總算有了點印象。

前幾天,她專門去參加了一場宴會,目的就是為了跟市台的姚台長結識。

冇辦法,現如今這個時代,流量為王。

偏偏市台這邊的廣告,包括相關媒體的流量推廣,全都由市台下屬的廣告部在負責。

尤其是黃金時段的廣告和推薦位,更是千金難求!

她費了不少心思,這纔想辦法拿到了宴會的請柬,結果冇等上前敬杯酒水,就被攔住。

當時梅姨遠遠看了一眼,對姚台長的印象很深,總覺著麵前這個女孩與他麵容相似。

心裡疑惑,她嘴上便問道:“姚小姐跟市台的姚台長是什麼關係?”

姚靜愣了下,“阿姨,您認識我父親?”

梅姨也愣住,比剛纔看見梁筱時還要驚訝。

熱切的眼神就像是看見了財神爺,她急忙道:“是啊,我跟姚台長有過一麵之緣,姚台長的風骨讓我印象深刻!”

“姚小姐,梁小姐,彆站著,快進來坐!”

“小菲也真是的,也不跟我提前打個招呼,家裡連準備都冇有。”

“快進來!”

說著,她又招呼道:“王媽,家裡來客人了,快沏茶!”

“把我招待貴客的大紅袍拿出來!”

梅姨的過分熱情,讓蘇菲有些尷尬。

她多少能理解梅姨的心思,有意交好,為結交人脈鋪路。

可說實話。

無論是姚靜也好,還是梁筱也罷,都是因為趙東那邊的關係纔有緣結識。

相識以來,蘇菲也一直跟她們平輩論交,不功利,不逢迎。

而梅姨眼下的一番話,無疑把她擺到了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!

此刻的梅姨,不像是長輩之間的熱絡,反而顯得格外市儈,一副商人的銅臭嘴臉!

連帶著,蘇菲也平白矮人半頭。

不止丟了她的麵子,也讓趙東的臉麵丟了個乾乾淨淨!

姚靜好一會纔回過神,“阿姨,您不用這麼客氣的,我今天是過來幫忙的。”

梅姨還在客套,“用不著你們幫忙,婚禮的事有傭人,還有小菲的幾個好姐妹。”

“你們兩位是貴客,今天能來道喜,阿姨就已經很開心了!”

“對了,你們跟小菲是什麼時候認識的?我以前都冇聽她提起過呢。”

姚靜心直口快,“我們是趙東的朋友,要不是因為他啊,還真的不認識小菲姐呢。”

梅姨臉色一變,“你們是趙東朋友?”

說不上心裡,總覺著分外彆扭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