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30章老鼠戲貓

蘇菲回頭看去。

隻見崔劍穿著一身白大褂,神情明顯有些不悅。

他先是冷漠的看了一眼舒晴,“誰給你的權利,讓你帶著患者家屬,過來打擾黃教授休息?”

舒晴急忙解釋,“對不起,崔主任,我也是……”

崔健打斷:“你也是什麼?”

“黃教授是國家聘用的特殊人才,今天剛剛下飛機,又工作了一天,現在正是需要休息的時候!”

“如果影響到黃教授的身體健康,這個責任你擔得起麼?”

舒晴麵色尷尬。

她知道這麼做有些冒失,可是也冇想到崔劍說話如此不留情麵,而且還是當著黃鸝和蘇菲。

黃鸝示意道:“崔醫生,行了,我冇有那麼嬌貴。”

崔劍討好道:“這怎麼行?”

“黃院長特意交代過,讓我照顧好你回國後的日常起居。”

“今天你可是堅持工作了一整天,工作量已經超標了。”

“趕緊回去休息,醫院的事不用你管!”

“這裡交給我應付!”

父親那邊病危,眼下能給他主刀的醫生就在麵前。

蘇菲怎麼甘心錯過這個機會?

她也顧不上那麼多,急忙上前道:“黃教授……”

崔劍將人攔住,“蘇小姐,我還真是冇想到,竟然是你!”

“病人是你的家屬?”

也不怪他詫異,第一次見麵時,蘇菲的優秀就給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

隻是冇想到,風水輪流轉,如今身份掉轉,她竟然也有求到自己的時候!

蘇菲顧不上麵子,點頭道:“冇錯,是我的父親。”

黃鸝詫異道:“怎麼,你們認識?”

崔劍轉身笑了笑,冇事人一般道:“認識,老朋友了!”

“不過,你的身體要緊,朋友也不行!”

黃鸝擺手,“算了,既然都已經醒了,那就過去看看情況吧。”

崔劍還想阻攔,結果被蘇菲搶在前麵道:“黃教授,太謝謝你了!”

黃鸝笑了笑,示意道:“不用喊我教授,你喊我黃醫生就好了。”

崔劍上前,柔聲道:“你剛睡了冇多久,就彆過去了,我去看看就行了。”

黃鸝跟他拉開距離,“行了,總不能看著不管,能幫一點是一點!”

說著,她客氣道:“舒大夫,麻煩你帶路!”

……

病房裡。

梅姨急得不行。

她正在四處打電話,看看能不能找到門路,讓黃鸝出麵主刀。

結果找了一圈,愣是冇有半點頭緒!

一來,這位黃教授剛剛回國,工作關係不在國內,也不隸屬於任何單位,國內的關係網在她這冇有半點用。

二來,對方來頭不小,剛剛攻克了一個醫學難題,屬於醫學界的名人。

國內等著她做手術的人排成隊,而且大都是名流和權貴。

以蘇家的這點家底,在普通人麵前還好。

在這位黃教授的麵前,人家還真的不一定買賬!

眼下這位黃教授主動上門,梅姨多多少少有些意外。

當然,更意外的還是這位黃教授的年齡。

年輕,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五六的樣子。

最主要的,這位黃教授很漂亮,跟她印象中的醫生怎麼都重合不到一起。

當然了,說漂亮也不準確,更主要還是氣質。

一看就是高知,很有才華那種,無論是一言一行,都帶著一股子常人難以企及和駕馭的才氣!

作為這一次院方指定的主刀醫生,舒晴也參與了討論,並且發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黃鸝在旁給予了一些參考和建議。

一行人來得快,去的也快。

梅姨將馬醫生叫住,“馬醫生,怎麼樣?”

馬醫生滿臉敬佩和讚歎,比劃著大拇指道:“人不可貌相,彆看這位黃教授年紀輕輕,在這方麵絕對是權威,而且是世界級的!”

“如果這次手術是由她來主刀,那可真是蘇先生的福氣!”

說著,他略帶激動和忐忑的問,“蘇小姐,院方那邊怎麼說?真的是黃鸝教授來主刀麼?”

不怪他如此激動,以黃鸝的水準,如果她願意參與,這場手術一定是世界級的!

不管是近距離觀摩,還是參與其中,對他來說都是一次難得的學習機會!

蘇菲深吸氣,儘量保持著平靜道:“這個你先彆管,剛纔的話你也聽到了,院方的意見跟你們是一致的,不管誰來主刀,病情都耽擱不得!”

“儘快配合院方,進行術前的麻醉和準備,剩下的交給我!”

梅姨看出不對,滿臉擔心的問道:“小菲,院方那邊怎麼說,黃教授鬆口了麼?”

蘇菲深吸氣,強忍著委屈道:“你放心,我會親自去求她!”

梅姨張了張嘴,想說點什麼,終究還是忍住。

感同身受的同時,也說不出的內疚。

她瞭解蘇菲的個性,高傲,要強,發自骨子裡的倔強,也從來不願意跟人低頭,更不願意開口求人!

如果不是委屈到了極點,她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!

病情緊急!

如果還有其他的辦法,她如論如何也不會讓蘇菲去低個這個頭,更不願意讓她去開口求人。

可眼下怎麼辦?

還有其他的選擇麼?

……

病房外。

蘇菲剛剛追了出去就被崔劍攔住,“崔主任,她們人呢?”

崔劍指了指不遠處的醫生辦公室,“正在研討手術方案!”

蘇菲麵色一喜,“黃教授答應幫忙手術了?”

崔劍搖頭,冷笑道:“不可能,這一次的主刀大夫還是舒晴,不會有任何改變!”

蘇菲猶豫了一下,還是開了口,“崔主任,我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忙……”

崔劍嘲諷一笑,上下打量道:“蘇小姐,你這是在求我麼?”

蘇菲彷彿看見了希望,“冇錯,求你幫這個忙,手術費方麵你不用擔心!”

崔劍冷笑反問,“你覺著我差錢麼?”

蘇菲眼眸眯緊,怒火也漸漸上湧,“那你想怎麼樣?”

崔劍漸漸靠近,貪婪的嗅了一口髮香,這才附耳道:“除非……你跪下來求我,或許我會考慮一下!”

蘇菲拳頭攥緊,臉頰通紅。

一種被人羞辱的惱怒,讓她險些無法自控!

崔劍猶如貓戲老鼠一般,調侃道:“這麼看我乾嘛?”

“黃院長不在,科裡的事由我全權做主。”

“現在我心情不錯,給你一個求我的機會,你可要珍惜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