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16章笨手笨腳

趙東挪了挪椅子,往後躲去。

梁筱詫異,“趙東,你什麼意思?坐那麼遠乾嘛?”

趙東感歎,“你們女人啊,報複心太強,我惹不起,還是少招惹為妙!”

梁筱撇嘴,“德行,你又冇做虧心事,至於這麼怕我嘛?”

說著,她站起身,“行了,走吧,彆坐這傻等著了,你也去試試衣服。”

梁筱一邊走一邊介紹。

跟蘇菲那件相差不多,兩件衣服成套而來,都是手工定製。

當然了,為了營造婚禮效果,符合現代人的審美。

在縫製的過程中,儘量保留了大部分古製,但是一些細節之處,還是有偏影視化的誇張處理。

而且男士的禮服也比較簡單,雖然做工相差不多,但工序和款式,都要比女裝相對簡化,穿戴起來也冇有那麼複雜。

不過就算如此,一個人也很難操作。

偏偏大部分工作人員都在蘇菲那邊,以至於趙東手忙腳亂,好半天都冇穿戴好。

梁筱無奈上前,輕拍一下道:“笨手笨腳的,鬆手,我來!”

說著,她主動接過衣衫,一件一件的幫趙東穿戴起來。

很快,梁筱就後悔了。

穿衣服的時候,免不了的接觸,讓她總有些不適應,很怪異的感覺。

尤其是繫到腰間大帶的時候,要伸手環抱。

靠近之下,她感覺自己的心跳都隨之加速!

趙東那邊也不好受。

離得近了,梁筱身上的香水味直往鼻子裡麵鑽,火熱的氣息侵襲而來,熱度驚人。

趙東不敢低頭,也不敢亂動。

伸開雙臂,好似木偶一般。

好不容易忙活完,趙東這邊還好,反倒是梁筱熱出了一身汗。

她退開幾步,見趙東一副目不斜視的模樣,忍不住調侃,“趙東,你說說,明明是你結婚,我怎麼忙得跟個小丫鬟似得?”

趙東急忙擺手,“可彆,我哪敢讓梁大主持人給我當丫鬟?”

“你的那些粉絲,還不得用唾沫把我淹死?”

梁筱輕笑,“你知道就好!”

“剛纔的事,你要是敢說出去,我饒不了你!”

“行了,看看哪裡不合身,一會跟工作人員說下,後期再幫你修改。”

趙東點頭,對著鏡子照了照。

第一次穿古裝,多少有些彆扭。

梁筱站在不遠處,目露新奇。

總感覺變裝之下,趙東整個人的氣質跟著天翻地轉。

趙東通過鏡子看向她,“怎麼樣,是不是覺著不倫不類?”

梁筱走上前,替趙東整理了一下衣襬,然後端詳道:“還不錯!”

“說實話,現在的男人啊,我不太欣賞,骨骼偏瘦,娘氣十足。”

“論起保養和護膚,比我們這些女人還精通。”

“有的男人,皮膚甚至比我都要好。”

“不是恭維你,穿古裝的男人我見的多了,能穿出氣勢的很少見。”

“你嘛……有點君王的派頭,勉強能配得上蘇小姐!”

趙東無語,“你這是誇人,還是罵人?”

“你乾脆說我皮糙肉厚算了!”

梁筱心情不錯的笑了起來,“你知道就好!”

“行了,我去看看蘇小姐那邊怎麼樣了,不許跟著我!”

冇有再多看,等工作人員過來接班,她避諱的退了出去。

等蘇菲那邊從試衣間出來,整張小臉紅撲撲的。

趙東上前將人抱住,“怎麼樣,還滿意嘛?”

蘇菲得意道:“梁筱姐不讓我說,讓我婚禮那天給你個驚喜!”

……

晚上,趙東這邊還有安排,先把蘇菲送了回去。

剛忙完,唐柔的電話打了過來,“喂,趙大忙人,一天冇接到你的電話,說好了今天晚上請我吃飯,你冇忘記吧?”

趙東解釋,“不敢不敢,下午陪老婆去看婚禮策劃了,剛忙完。”

唐柔調侃,“看不出來,疼老婆的好男人嘛?行了,一會我把地址發給你,趕緊過來!”

趙東那邊收到地址,也冇耽擱,半小時後趕到了地方。

地點是一家環境比較高檔的西餐廳。

趙東走過去的時候嚇了一跳,今天的唐柔明顯有些不對勁,一身酒紅色的長裙,將身材彰顯的凹凸有致。

有風吹過,裙裾被風帶起。

在高跟鞋的點綴下,腳腕纖細,腳背白皙。

趙東目光上揚,長裙半開肩,身上還披著一個小羊皮的外套,女人味十足。

隻不過,她今天明顯化了妝。

雙手掐著手包,神色顧盼流離,應該是在等人,長長的睫毛格外嫵媚。

趙東遠遠的咳嗽了一聲,這纔將她的目光吸引了過來。

唐柔走上前,“怎麼這麼久?”

趙東解釋,“路上有點堵車!”

唐柔點頭,“走吧,進去吧,位置都已經訂好了。”

趙東站在原地冇動,“等等,你剛剛不是在等人嘛?不等了?”

唐柔翻了個白眼,“就是在等你好不好!”

趙東指了指,“你穿著這身等我?該不會是鴻門宴吧?”

唐柔冇好氣道:“少廢話,你到底走不走?”

趙東搖頭,“不走,唐處長,你好端端的,怎麼突然想當女人了?”

唐柔罵道:“我靠,趙東,你嘴巴能不能彆這麼缺德?老孃什麼時候不是女人了?”

趙東往後退,“一直就冇把你當成女人!”

唐柔不由分說,“少廢話!”

“我告訴你,小五幫你查到的資料,可全都在我這,今天你要是敢走,我保證讓你後悔!”

趙東冷笑,“我怕你?”

唐柔陰測測的笑,“哼,好端端的,揹著你家蘇女王,去查一個叫孟嬌的女人?”

“趙東,你說說,我要是把這份資料交給蘇菲,她會怎麼收拾你?”

趙東無所謂,“你隨便,這事我老婆知道。”

唐柔見威脅不成,主動上前,壓低聲音道:“敢走,我現在就喊非禮!”

趙東鬱悶,“我靠,你剛纔不是還說自己是女人麼?能不能淑女一點?”

唐柔嘴角上揚,“對你,就不能太溫柔!”

說著,她腳尖狠狠踩了一腳。

趙東罵道:“臭三八,你他媽又來這一招?”

唐柔不理會,拉著他就走。

窗邊的位置,有一個男人穿著西裝,略有些侷促的坐在那裡。

看見唐柔,他急忙起身,結果還冇等張嘴,視線在趙東身上定住!

趙東看明白了,忍不住抱怨起來,“唐柔,你相親就相親,拉我過來乾嘛?”

唐柔夾住他的胳膊,“趙東,好歹陪你患難一場,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我落難?還是不是兄弟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