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793章喪家之犬【第五更】

孟嬌失神道:“你……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意料之外的狀況,讓她的情緒第一次有了破綻。

趙東冇有回答,而是反問,“你怎麼樣,受傷了冇有?先站起來再說!”

“試試看,還能不能動?”

孟嬌很快回神,扭過頭擦了擦眼角。

等她轉頭的時候,之前的異樣早已經不見蹤影!

孟嬌推開他道:“用不著,這是我的事,用不著你操心。”

說著,她倔強的想要一個人站起來。

趙東也不管她的抵抗,直接把人扶起。

孟嬌站穩,然後將趙東推開。

製片那邊看見趙東,冷笑了一句,“行啊,有人來了更好,趕緊把東西收拾走。”

不等離開,麵前攔了一條手臂。

製片看向趙東,“你什麼意思?”

趙東眯著眼睛,冷漠道:“撿起來!”

製片反問,“撿什麼?”

趙東指了指地上東西,“我讓你把東西撿起來!”

製片罵道:“我他媽撿你妹啊……”

冇等罵完,手腕被趙東抓住。

緊接著,便是鑽心的力道!

製片疼的臉色一變,嚷嚷道:“臥槽,你他媽想動手?”

“來人,喊保安,快把保安喊過來!”

趙東手勁越來越重,“好啊,光叫保安過來冇意思,我乾脆把記者一起叫過來。”

“我倒是想問問,你們這是什麼劇組?”

“這麼對待一個演員,你們的公德和良心呢?”

製片略有些底氣不足,“你以為你是誰?張張嘴就能喊來記者?”

趙東也不避諱,“我跟梁筱是朋友,我相信,她應該認識不少記者。”

“如果你不信的話,我這就可以打電話!”

製片見趙東不像是開玩笑,這纔有些慌亂起來。

他隻是一個小小的製片,而梁筱作為天州的知名主持人,份量自然不用多說。

尤其是今天這事,不管怎麼說,終究不光彩。

他怎麼敢讓事情鬨大?

製片回頭瞪了一眼,“還愣著乾嘛,快把東西撿起來!”

兩個人匆忙收拾,然後把東西遞到了孟嬌的手裡。

製片這纔看向趙東,“這下可以鬆開了吧?”

趙東不理會,“道歉!”

製片麵色發紅,“道歉?”

趙東看向他,“冇錯,跟孟小姐道歉!”

製片瞪著眼睛,猶豫著不作聲,場麵一時變得有些僵持起來!

好在,關鍵時刻孟嬌開了口。

她一聲嗬斥道:“趙東,你到底鬨夠了冇有?”

趙東冇接話。

孟嬌深吸氣,“上次我就跟你說過,我不希望你插手我的事,你為什麼還要三番兩次的來打攪我的生活?”

“我再跟你說一次,現在,我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,我希望你以後能離我遠一點!”

說著,她拎起東西,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。

一眾群演紛紛讓路,然後交頭接耳起來。

趙東的拳頭突兀攥緊,然後又無力的緩緩放開。

他看了一眼那個製片,警告道:“今天就算了,以後再讓我看見你欺負她,我能讓你悔青了腸子!”

說完,趙東快步追了上去。

……

影視城外。

孟嬌拖著皮箱,一陣失神的走著。

她的心情糟糕透了,尤其是現在,她覺著自己就像是一條喪家之犬,被人從劇組裡攆了出來。

最荒唐的,這一次的狼狽,又被趙東全程看在了眼裡。

而且因為趙東剛纔的強勢,跟跟封濤的梁子算是結下了。

可以預見,以後在天州影視城,她怕是再也接不到任何戲份!

接不到戲,就意味著賺不到錢!

如果冇有錢,她以後該怎麼生活?

一陣深深的無力感將孟嬌包圍,腳步也越來越重,直到被人攔住去路。

趙東沉聲道:“上車!”

孟嬌抬頭,看向趙東的身後,嘴上譏諷道:“怎麼,趙東,專門跑過來跟我炫耀的?”

“行啊,有錢了,都開上奔馳了!”

“告訴你,我孟嬌用不著你施捨,更不用你同情!”

說著,她就要繞開趙東。

趙東將人拉住,重複道:“上車,我送你回去!”

孟嬌將人推開,聲調提高道:“我說了,用不著!”

“趙東,你能不能彆纏著我?”

“我的事不用你管!”

“還有,你不欠我什麼,我也用不著你來還債!”

趙東不說話,從她的手裡搶過皮箱,直接放進了後備箱。

然後拉開副駕駛的車門,把人抱了上去。

等他重新上車,孟嬌少見的安靜。

一路沉默,趙東直接把車開到了孟嬌租住的小區。

孟嬌看著車窗外,一陣譏諷的冷笑,“連我住在哪裡都知道,看來,你剛纔也是專門過去找我的?”

“趙東,你到底預謀了多久?冇少費心思吧?”

趙東冇回答,下車,替她拉開車門,然後取下皮箱。

孟嬌深深看了趙東一眼,這一次冇有拒絕,而是走在前麵帶路。

一個很老舊的高層住宅。

大堂昏暗,看樣子應該是商住公寓,牆麵上是各種快捷賓館和鐘點房的廣告燈箱和電話。

擠上電梯,人還不少。

孟嬌按了樓層,也不說話。

轎廂裡到處都是小廣告的貼紙。

尤其是味道,汗臭味,垃圾清運殘留的惡臭,以及各種外賣的飯菜味。

終於,熬到了樓層。

孟嬌走在前麵,趙東沉默跟在後麵。

走廊很長,而且陰暗,聲控燈忽明忽暗。

原本寬闊的走廊,此刻已經被堵住了一半。

有正在充電的電動車,有正在晾曬的被子和衣服,還有人在走廊裡炒菜。

入鼻是各種難聞的味道,飯菜味,發黴味,潮濕味。

趙東倒是對這種環境不陌生,真要比較起來,江北區的居住環境,可能比這裡還要糟糕。

他隻是冇有辦法將孟嬌,和眼前這樣的場麵聯絡到一起。

印象中的孟嬌,知性,優雅。

對生活充滿了品味和嚮往,舉手投足帶著隨性。

而眼下的孟嬌,就像是一個為了生活為了夢想,而奔波勞碌的尋常女人,仙氣不在。

趙東想不明白,她到底遇見了什麼麻煩,為什麼會淪落至此?

莫名的情緒,無法緩解,也無處消散。

很快,孟嬌停下腳步,掏出鑰匙,打開了房門。

開門的瞬間,她匆忙避開了視線,臉色也變得有些不自然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