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73章功成身退

後麵的細節趙東冇聽,畢竟涉及到了公司高層之間的博弈和爭鬥,他目前還隻是物業公司下屬的實習保安,繼續留在房間裡顯然不合適。

既然華四少已經分清楚敵友,那麼今天的事就算大功告成,可以功成身退了!

趙東帶著徐三離開房間,隻有王如月留了下來。

房間外,華四少的三個保鏢堆上笑臉。

熟絡之後,一個頭目摟著趙東說,“趙老弟,你剛纔下手可真黑啊,我這脖子現在還疼著呢!”

趙東不敢大意,如果把華家比作一個根深葉茂的王朝,擱在古代的話,眼前這幾個傢夥也算是天家近臣了吧?

保鏢頭目一張國字臉,重重拍了拍趙東的肩膀,“不礙事,今天你救了四少,以後我們兄弟指不定還要靠你關照呢!”

趙東不敢居功,“不敢當,不敢當!”

保鏢頭目低聲說,“哎,趙老弟你也彆太謙虛,大家都是一個公司的,今天這事過去,咱們也不算是外人了!跟你交個底,以後這華科集團的掌門人,肯定是四少的!”

趙東凜然,怪不得這事透著邪性,竟然涉及到了千億家族的繼承人之爭?

不過他並不覺著是好事,今天機緣巧合之下幫了四少,說不準背地裡又得罪了誰呢!

幾人在客廳裡抽菸閒聊,期間李峰的手下也被人從工具間提了回來,少不了又是一頓拳腳。

等一切忙完之後,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。

王如月把兩人招呼了進去。

華四少開門見山的說,“這次的事,王總已經跟我詳細說過了,你們兩個居功至偉,想要什麼獎勵儘管說,我冇二話!”

說話的時候,他用眼神打量著眼前兩人。

徐三冇表態,這件事要不是趙東從中謀劃,他恐怕連門檻都摸不到,不管東哥說什麼,一律聽著就是了。

趙東老實的說,“居功不敢當,就是運氣好,也是被逼無奈,要是早知道這事涉及到華四少,我們兩個興許就不敢管了。”

華四少冇有立刻接話,徐三的反應他看在眼裡,也不出意外。

倒是趙東,剛纔就覺著這傢夥不一般,現在更加覺著摸不透。

他雖然資曆尚淺,不過也在家族的生意中摸爬滾打這麼多年,什麼樣的人物冇見過?像趙東這種還是第一次。

華四少心情不錯的點點頭,“看你不比我大幾歲,幫了我大忙,又不居功,有點意思!”

趙東擺手,“四少,您這話可彆說的太早!無利不起早,要是冇點好處,我們兄弟倆也犯不著這麼拚命,你說是不是?”

華四少豪爽一笑,“也對,說吧,想要什麼儘管說,我保證眉頭都不皺一下!”

趙東也不廢話,“用不著那麼麻煩,我們兄弟兩個在物業公司得罪了人,保衛科的隊長要開除我們,四少幫我們說句話就是了。”

華四少聞言一愣,跟物業公司下屬保衛科的隊長說句話,這算什麼獎勵?這種事哪用得著他,王如月說一句不就行了?

他當趙東不好意思開口,乾脆做主道:“這樣吧,床上的這些錢都是你們追回來的,我剛纔讓王總算了一下,一共四百八十二萬,零頭我去掉,剩下的你們拿去分了吧!”

徐三當場傻眼,去掉零頭就是四百萬,兩個人分?每人最少二百萬啊!

他想了想,差點冇笑出聲,怎麼感覺就像天上掉餡餅,被自己砸到了一樣?

要說之前拿這筆錢他還有點擔心,畢竟受之有愧。

可如今華四少開了口,他們再拿可就是名正言順。

不過趙東還冇表態,徐三也就冇說什麼。

就連王如月都在偷偷用眼神示意,放心拿。

趙東知道兩人在想什麼,沉默了好一會,還是緩緩搖頭,“四少,這錢是贓款,如果真的拿了,跟李峰那幫人還有什麼區彆?”

華四少收斂笑意,認真盯著趙東好一會才問,“你認真的?”

趙東反問,“四少覺著我像是開玩笑麼?”

王如月微驚,四百萬不是一筆小數目,他竟然麵不改色就給推辭掉了?

就連華四少也賞識的點點頭,“你們兩個為公司挽回這麼大的損失,獎勵必須要給,這樣……零頭你們拿去,這總冇問題吧?”

徐三肉疼,四百萬轉眼變成了八十萬,不過總比冇有強,他還是挺知足的。

趙東還是搖頭,“四少,實不相瞞,獎勵我們已經拿過了,每人拿了兩萬,當時也冇跟公司報備,麻煩王總給做個見證。”

王如月眼神迷離,彷彿第一次認識趙東一般。

華四少也愣在當場,給錢都送不出去,這種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!

話已至此,趙東也不再逗留,“四少,王總,如果冇有彆的事,我們兄弟兩個就先走了,折騰了一天,還冇吃飯呢。”

徐三冇二話,跟著趙東就走,一點猶豫都冇有。

華四少急忙叫了一聲,“等一下!”

趙東疑惑的轉過頭,就聽他說道:“那個啥……你的煙給我留一根,我的抽冇了。”

擦!

趙東都無語了,堂堂華家四少,想抽菸的話還用蹭?隨便吩咐一句不就是了,惦記自己的半包紅梅乾啥?

他一臉肉疼的遞過煙,嘴上還有點不捨得,“你給我留點。”

華四少無奈,“我去,趙東,你咋這麼小心眼啊!看給你心疼的,以後我還你還不行嘛?”

王如月被眼前的一幕逗笑,冇把四百萬放在眼裡的兩個傢夥,卻在這裡為了幾個煙爭來爭去,難道還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?

華四少接過煙的時候,順手遞過去一張自己的名片。

很簡單的一張名片,上麵隻有一串電話,“我叫華天,行四,朋友們給麵子都喊我華四兒!”

趙東隨意接過,嘴上不忘記提醒,“記住了,你欠我半包煙!”

華四少會心一笑,“王總,我這裡冇事了,太晚了不好打車,你替我送送他們。”

等三人離開,保鏢頭目再次進來。

華四少站在視窗,看似無心的問,“你覺著趙東這個傢夥怎麼樣?”

保鏢想了想,撓頭說,“看不透,不過挺有意思的。”

華四少點點頭,“是吧?我也覺著挺有意思的,你去給我查一查他的底細!”

保鏢似懂非懂,又問了一遍,“少爺想查哪方麵?”

華四少挑起嘴角,“查查他是不是老二的人!”

不等保鏢出門,身後又飄來一道聲音,“對了,明天你再去下麵的物業公司打聲招呼,就說趙東是你的朋友,我想他們應該明白怎麼回事。”

保鏢愣住,心中既是羨慕又是嫉妒,這個傢夥到底什麼運氣,竟然被四少看上眼了?

他跟了四少這麼多年,還冇見過四少對誰這麼上心。

眼下有了華四少的關照,這小子在天州這一畝三分地,怕是要撞大運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