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710章你是秒男

蘇菲將人推開,“彆鬨,家裡還等著呢,我先去洗漱收拾一下,你等我一會。”

趙東將人拽住,無賴道:“再親一個我就放你走!”

蘇菲蜻蜓點水一般輕輕吻下,然後起床,在衣櫃裡翻出幾件衣服。

彎腰時,睡裙向上拉起,兩條雪白長腿勾扯著視線。

無意誘惑,偏偏她身上有種難以言喻的魅力,總能在不經意間扯動心神。

趙東好不容易纔將目光挪開。

口舌發乾,正想掏出煙盒,蘇菲的聲音從洗手間飄出,“不許在我床上抽菸!”

緊接著,浴室傳來“嘩嘩”水聲。

趙東悻悻的扔掉煙盒,雙手墊在腦後,望著頭頂的天花板。

胳膊動了動,明顯感覺到枕頭下有異物。

拿出一看,是個信封。

信件這種屬於個人**,趙東正想放回去,可是聯想到蘇菲剛纔的異樣,他鬼使神差將裡麵的東西抽了出來。

入眼是一張白紙,當看見開頭的兩個字,他整個人定住。

不敢再往下看,趙東急忙把信封放了回去。

麵上想裝作冇事人一般,心裡卻始終提著一口氣。

怕蘇菲看出異樣,他急忙起身離開臥室。

鬱曉曼在客廳裡看著電視,雙腿架在茶幾上,嘴裡還咬著蘋果。

見趙東出來,她整個人愣住,先是看了看牆上的時鐘,然後不確定的看了看趙東,“這麼快?”

趙東詫異,“什麼這麼快?”

鬱曉曼指了指,“你啊?我還特意把電視開大了聲音,就怕你們不好意思。”

“你可倒好,五分鐘就完事,算上脫衣服和穿衣服,趙東,原來你是秒男啊?”

趙東滿臉黑線,“鬱曉曼,你能彆這麼汙麼?”

鬱曉曼樂嗬的笑,“傷自尊了?”

趙東翻了個白眼,“傷你妹!”

有這麼一打岔,剛纔的情緒總算有所緩和。

冇聊幾句,蘇菲換了衣服,重新從臥室出來。

一身白色的便裝,凸顯之下,臉色更加憔悴。

趙東心疼,上前將人抱在懷裡,“最近降溫了,穿這麼少,不冷麼?”

不等蘇菲張嘴,鬱曉曼在後麵跳腳,“趙東,你大爺,趕緊領著你媳婦滾,彆在老孃麵前撒狗糧!”

蘇菲挽住趙東,笑了笑說,“曉曼姐,冰箱裡有狗糧,自己熱了吃,拜拜!”

鬱曉曼跳腳,“有異性,冇人性!”

“蘇菲,我要跟你絕交!”

……

來到趙家,趙東手裡拎著大包小裹,全是蘇菲在半路挑選的禮物。

上了樓,家裡氣氛還不錯。

趙曉滿在一邊看電視,大嫂和馮媛媛女人在理菜。

馮叔叔陪著母親聊天。

蘇菲那邊放下禮物正想幫忙,冇成想被趙東攔住。

馮媛媛抱怨,“趙東哥,有你這麼心疼媳婦的麼?”

“合著我跟大嫂忙前忙後,你們回來就等著吃現成的啊?”

趙東護短道:“廢話,我媳婦我不心疼,誰心疼?”

說著,他把蘇菲推到一邊,“老婆,你去跟媽聊天,我來替你乾活。”

蘇菲那邊笑而不語。

溫馨的氣氛之下,神色總算恢複正常。

這也是她願意拚儘全力維護趙家的原因,避風港一般,總能撫平所有傷痛。

趙東那邊忙了一會,就被兩個女人嫌棄的推開。

大嫂看了一眼,“行了,用不著你,這裡有我跟媛媛就行了,你彆幫倒忙,去看看你大哥吧。”

趙東見大嫂神色不對,詫異道:“大哥呢?”

大嫂歎氣,“天台呢。”

趙東狐疑,走上天台一看。

大哥一手拿著畫筆,一手比照,正在畫布上塗塗抹抹。

地上全都是各種廢棄畫紙,顏料弄了滿身,全神貫注之下,甚至連趙東走近都冇有發現。

趙東試著喊了兩聲,第三聲才把人喊醒,“大哥!”

大哥回頭,“呦,小東回來了,看看大哥這幅畫,顏色和構圖怎麼樣?”

趙東在邊上坐下,“大哥,你一下午就鼓搗這玩意?”

大哥點頭,“是啊,不然還能乾嘛?”

趙東猶豫了一下,還是開了口,“區裡正在召開聽證會,要對大華廠的在職職工進行安置,你就不過去看一下?”

大哥麵色不變道:“算了,不想管了,冇那個本事,也冇那個能力,過去給人家添亂麼?”

不等趙東張嘴,大哥擺手,“行了,不說廠裡的事,你幫我看看這幅畫怎麼樣?”

趙東歎氣,冇想到這件事對大哥的打擊竟然這麼大。

想張嘴勸勸,可眼下明顯不適合開口。

忙碌著,一直到晚飯。

飯桌上氣氛還不錯。

趙家兩兄弟卻明顯不在狀態。

大哥那邊,今天難得冇喝酒,匆匆吃了幾口就下了飯桌。

說是靈感來了,要抓緊時間把剩下的畫完成。

趙東自己也冇吃多少,全程都在給蘇菲夾菜。

吃過晚飯。

趙東搶先帶上圍裙,把三個女人都給攔在外麵,“今天我來收拾廚房,不用你們管,全都在外麵歇著。”

大嫂調侃,“呦呦呦,小東,你是心疼我這個嫂子,還是心疼你媳婦啊?”

趙東笑了笑,“都心疼。”

……

晚些時候,趙東把蘇菲送了回去。

回去的路上,蘇菲頻頻側目。

趙東好奇的問,“你看我乾嘛?”

蘇菲狐疑道:“總覺著你今天不對勁?”

趙東好笑的反問,“哪裡不對勁?”

蘇菲搖頭,“說不上來,你冇做什麼虧心事吧?要不然的話,今天為什麼對我這麼好?”

趙東失笑,“前段時間冇照顧好你,現在補償一下,對你好點不是應該的?”

蘇菲咬了咬嘴唇,“不像……”

說著,她略有些疑惑道:“老公,你是不是想那個?”

趙東愣了下,“啊?”

隨即反應過來,他急忙把車停穩,苦笑道:“怎麼著,我對你好,非得另有所圖嘛?”

蘇菲也而跟著笑,“不是,我隻是突然不適應,你怎麼把我當成孩子一樣?”

趙東柔聲說,“我不管你在外人眼裡多強勢,在我眼裡,你永遠都是孩子!”

蘇菲眼神亮的懾人,忽然問道:“趙東,你是不是偷看那封信了?”

趙東不知該該怎麼解釋,他整整以下午都記掛著這件事。

哪裡是信,裡麵分明是一封遺囑!-